白夜笙

[全职高手][喻黄喻无差]光阴一掷·07

  (七)

  

  喻妈妈原本打算第二天去给杂物房再安上一个空调,这样黄少天就不用再和喻文州挤一块儿,可以睡客床了。不过黄少天坚决不同意,说这样就太麻烦啦而且自己也住不了几天时间,不用那么费事儿。

  喻妈妈听见这话不乐意了,立即开始留客:“你看你一个小孩子,怎么能跟个单身汉住一块儿呢?别的不说,有人能做饭吗?吃饭怎么办?听阿姨的,就住这儿,走什么?”

  黄少天默了。吃饭这种事,说起来都是泪。

  “住这里吧别走了。”喻文州也笑着劝,“等暑期过了魏琛前辈会经常出去打比赛,总留你一个人住也让人不放心吧。”

  然后七分假三分真地惆怅叹气:“你不知道我妈盼着家里有个能说话的儿子盼了多久……”

  “啧啧啧,阿姨你听听他讲的话!感情我还解放了你是吧?是吧是吧是吧?”黄少天不轻不重地一拳砸在他背上。

  

  最后黄少天和喻妈妈各退一步,黄少天说服了喻妈妈,不要去为了自己花钱再安个平时基本用不上的空调,也被喻妈妈说服了留下来住。末了黄少天转过身,私底下问喻文州:“你昨晚真睡着了没?不会影响你睡觉了吧会影响吗?”

  “呃……我适应性比较强。” 喻文州答非所问。

  黄少天不解地挑挑眉毛,喻文州补充一句:“很快就能习惯了。”

  “哥们儿你是一个好人……!”黄少天沉痛地低下头,决定反省一下自己。

  

  过几天魏琛回来了,知道黄少天暂住在喻文州家,也同意了,只是跟黄少天拍胸脯表示,等暑期选拔过了之后,战队就能跟他签约,到时候就能让他自己养活自己。

  喻文州最近很少再上牧师的号,也不跟黄少天组队训练了。黄少天围追堵截了好多次,都没能抓出来他到底在干啥,极度不甘心,每天跟他一道回家的路上,总在追问喻文州到底在捣鼓啥,是不是在改练其他的号。喻文州挂着一脸微笑,四两拨千斤地把他的问题见招拆招了,所以黄少天过了好多天,还是不知道喻文州在做什么。

  

  转眼间大半个月过去。

  这天喻文州说自己有点事儿,提前回家去了。黄少天早就摸熟了他家的路,训练完之后熟门熟路地坐车回去敲门。

  来开门的是喻妈妈,看见黄少天,迅速将他拽进门,两手一抬就蒙住了他的眼睛,推着他一路走进客厅:“少天,猜猜看屋里有什么?”

  “阿姨我不小啦可真不小啦你别不信这种对付小孩儿的招数对付我怎么会有用呢哈哈哈哈哈……”黄少天踉踉跄跄地被推进客厅,双手插在兜里,笑起来,“哎呀您没唔严实我都看见了……都看见了看见了!喻文州你在那儿鬼鬼祟祟干什么?”

  其实他压根儿没看见呢。不过喻文州既然提前回来了,怎么着都跟这事脱不开关系吧。

  喻妈妈果然失望地放开手:“唉,你这孩子。”

  黄少天赶紧眨巴眨巴眼,定睛一看,客厅里是个挺大的蛋糕,和坐在蛋糕旁边的喻文州。

  “生日快乐。”喻文州说。

  “!”

  黄少天惊讶了,有点没反应过来:“今天不是我生日……啊。”

  “不是8月1号吗?”喻文州比他更惊讶,“你账号资料上这样写的……”

  黄少天痛苦地捂住脸:“账号资料那种除了身份证号之外随便填的玩意儿你也信……能信吗能信吗能信吗!”

  喻文州有点沮丧:“我记得你说过你是狮子座的。”

  “狮子座是没错不过我生日在8月10号。”黄少天说着,走到蛋糕旁边,蛋糕上蜡烛已经插好了,还没有点燃。他拿起旁边的打火机,啪地一声点火,而后俯身点亮了蜡烛。

  “不过我决定了!今年的生日就是8月1号没错!”他抬起头,脸上笑容一展,飞快地朝着喻妈妈鞠一个躬:“多谢阿姨!”再朝着喻文州飞了个眼神:“就不跟你客气了啊!”

  喻文州笑笑,从衣兜里取出一张账号卡,推到黄少天面前:“礼物。虽然弄错了日子……还是现在送好了。”

  “这个是?”黄少天好奇地拿起来,“账号卡?”

  “账号卡。”喻文州一本正经地点头,“我已经决定好了,转职练术士。这是我的新号,已经满级了。”

  “不错不错不错!”黄少天大为兴奋,把手里账号卡用力一挥,“我就说你这家伙最近是躲起来练术士了!偏偏还神神秘秘的不够意思!”

  喻文州依然笑着,话音里带着些郑重:“因为想要找一个最合适的时间表达谢意啊。”

  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账号已经练满级了,可以有一次付费改名的机会。之前名字是我自己随便取的,这次……你来帮我想一个吧。”

  黄少天摸摸下巴,做沉思状:“取名的话……”他忽然眼前一亮,抬手打了个响指,“有了!魏老大提到过技术部在给索克萨尔开发新的银武,已经做出来了。才五级,叫做灭神的诅咒。”

  他摇摇头叹口气,声音也略微有点低落下去:“魏老大不太想给索克萨尔换银武,现在用的死亡之手可是他自己抢了无数个BOSS凑起来的材料做出来的心血啊!换掉一定会很不甘心吧!想想真是替他难过,但是……”

  黄少天没有继续说下去,不过喻文州完全明白他想要说什么。

  技术部开发出来的新银武,是经过很多技术人员对索克萨尔这个角色精心研究之后打造的,必然是比魏琛当时自己做出来的死亡之手,要更适合索克萨尔。如果这个新武器比不上死亡之手的话,也不会被继续开发研究下去了。

  就像魏琛终究会退役一样,索克萨尔,在未来的某一日,也终究会换上这把新的银武。

  “那么你的术士,就叫做灭神的诅咒吧!”黄少天握着账号卡,忽然一扫方才的低落,“为了以后的索克萨尔要努力啊!”

  喻文州坚定地点头:“灭神的诅咒,就是它了。”

  很好的名字和寓意。不能辜负,要努力啊!他在心里再一次对自己说。

  

  第二天夜雨声烦上线的时候,同时收到了一个好友邀请和组队邀请,来自灭神的诅咒。

  他飞快地点了同意,在队伍频道里迅速刷满了嚎啕大哭的表情:“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你终于想起我来了!”

  喻文州在语音里笑了:“其实我既然已经转职练术士了,好像就没有组队练级的必要了啊。”

  “什么你居然要抛弃我!”黄少天难以置信,“皇上臣妾做不到啊!”

  “虽然没有组队的必要,不过跟你一起训练,收获很多。”喻文州声音里依然带笑,夜雨声烦前方不远处白光一现,刚刚传送进训练地图的术士向他走过来,站在剑客面前。

  “所以,以后可以也一起组队吗?”

  术士微微抬起手杖,这是技能诅咒之箭正在蓄力读条的动作,看起来却好像向着剑客遥遥致意一样。

  “不带这么说话大喘气的!”剑客大声笑起来,腕底剑光乍起,一记拔刀斩迎向术士即将攻击的目标。剑光与术法的光效音效错杂在一起,带着一股交相辉映的无边璀璨。

  

  三个月后,黄少天毫无悬念地通过选拔,迅速和蓝雨战队签约了。

  

  不过魏琛说,以他的技术想要打比赛还太嫩,一直让他多多磨练,离把他正式带上赛场还早着。只是签约过后,薪资福利等等都会如数发下来,虽然不算很多,也足够黄少天在G市自己生活了。之后他又联系过自己的父母一次,说了现在的状况,让家里人可以放心。

  一直住在喻文州家也不太好,黄少天去和喻文州商量了一下,再三谢过热情挽留的喻妈妈,在附近自己租了个房子,搬出来住了。

  喻妈妈不放心,时常做点好吃的让喻文州往这边送一份。喻文州第一次带过来的时候,黄少天吃得狼吞虎咽,嘴里嚼着东西,含混不清地大手一挥:“等咱以后有钱了,就买两套房子,门对门户对户,一套自己住,一套送你和阿姨住!”

  喻文州无奈地敲敲桌子:“我妈不是专职给你做饭的。”

  “嘿嘿。”黄少天继续风卷残云般扫荡食物,“话说,你选拔过了,战队方面有说过要不要签你吗?”

  “还没有消息,大约觉得以我的成绩即使过了,也是因为运气,没什么签约的价值吧。”喻文州微微笑着摇头,神色安然,并没有失落和不平,“你能那么快签约,是因为魏琛前辈很看重你。其他训练营里的选手,大多都要经过很多次选拔,不急。”

  黄少天点点头:“那我等你啊!”

  

  而喻文州的一鸣惊人,出现在大半年之后。

  在一次队内的训练里,魏琛过来考察这些训练营选手的水平,第一次注意到了这个“因为运气”而通过了层层选拔的少年,切磋的时候头一个点了他的名字。

  “喻文州,职业术士,向前辈请教。”

  喻文州从位置上站起来,不卑不亢地向魏琛致意。然后他直起身,目光越过魏琛,落在蓝雨战队成员里最末尾的地方,那个向他做了个鬼脸的少年身上。

  “机会来了!好好表现!”

  他看懂了黄少天无声的口型。

  

  也就是这一天,魏琛终于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可挽回地,老了。


    ——TBC——


    *现在的短暂同居是为了给未来更好的同居做准备!【呸


评论(7)
热度(40)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
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经常消失。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真的杂食。
lofter不社交,约稿请私信。

微博:@苏迟不许睡过头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