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全职高手][喻黄喻无差]光阴一掷·08+尾声(完结)



图是封面ByMsTragedy。感谢拯救我的阿锯心之友!

已完结。准备妖都O印个本,天窗在这边可以看一看呀XD

http://doujin.bgm.tv/subject/20571


  (八)

  

  黄少天想要买两套大房子的愿望最终没能付诸实施。

  愿望破灭的缘由……说来有点话长,那时候荣耀联盟已经成立十年了。

  

  十年之间几番人事更迭无数战队兴起衰落,蓝雨战队自从第六赛季夺冠以来,在联盟里也坐稳了几大冠军战队之一的位置。

  而喻文州的索克萨尔,也和黄少天的夜雨声烦,并肩作战了六年。

  

  荣耀联盟的第十赛季上,叶修率领着兴欣这匹黑马夺冠,无数次惊爆了媒体的眼球。借着联盟创立十周年的噱头,在第十赛季结束的暑期,搞了一场盛大的纪念活动。

  纪念活动有点类似于全明星周末,不过参与的选手不限24人,每家战队的每个选手都收到了邀请,大部分的选手也都欣然参加。

  纪念活动里,挨个给每支冠军战队的队长做过专访,在采访之后也安排了一点现场活动,带动现场气氛。

  

  到了采访喻文州的时候,不可避免地会提到黄少天。

  主持人先是称赞了一番两个人在赛场上的默契,话头一转,又提起了这一赛季的冠军队,同样一起并肩战斗了六年的叶修和苏沐橙组合,也是这次采访的特约嘉宾。

  于是这一次采访的即兴活动,就是两个组合的现场对抗赛了。

  作秀的活动里四个人都打得很随意。具体描述过程的话,大概就是黄少天在刷屏跟叶修嚷着要单挑,叶修不甩他,苏沐橙也不甩他,两个人双双去围攻喻文州的索克萨尔。

  喻文州的长处在于团队赛,单人赛里很少上场,手速跟不上始终是他最大的缺点。黄少天赶到时,索克萨尔的生命力在叶修和苏沐橙的猛烈火力下正在迅速流失。

  然而夜雨声烦刚刚一到,战况忽然出现了压倒性的逆转。

  君莫笑吃了一记本该可以躲过的升龙斩,乍然间发现不对:“我去!这数据怎么……不对吧!”

  这一记升龙斩的出手速度和伤害值,几乎都是夜雨声烦平时的两倍,叶修一瞬间就察觉出了不对劲,立刻后退:“看不出来。少天,还藏了一手?”

  “嘿嘿,跪地求饶吧赶紧的!”黄少天哪里能放他走,一个三段斩就追了过来。与此同时,索克萨尔也向前移了几步,手杖一抬,法术铺天盖地罩了过来,打法瞬间变得极为豪放。

  叶修看出索克萨尔要施放的是一个混乱之雨,已经提前避开到了技能范围笼罩之外的地方,然而混乱之雨落下来之后,覆盖范围却足足大了一圈,恰好将君莫笑淋个正着。叶修果断震惊了:“怎么,蓝雨是研究了什么秘密武器?”

  黄少天得意地一笑,随手在聊天栏里发上来一个橙字的戒指,叫做“圣诞老人的祝福·光”。

  喻文州紧跟着也发出来一个同样的戒指,只不过名字是“圣诞老人的祝福·暗”

  一看名字就知道是在今年圣诞活动里拿到的神秘奖励。

  叶修非常照顾观众地点开两个戒指的属性查看,和其他的橙字戒指在属性上,倒没有太多出入,不过物品说明里还有一行小字“拥有圣诞老人祝福的一对戒指。佩戴双方相距20身位格之内时,自身属性、技能属性翻倍(有效期至次年圣诞节为止,此祝福在职业联赛里无效)。”

  “你妹!犯规了啊!”叶修大叫。

  喻文州不紧不慢地回话:“这不算职业联赛。”

  “就是就是就是!无效什么意思知道吗!系统自动就把属性屏蔽了!没有屏蔽说明不犯规啊!”黄少天剑影霍霍地杀上来。

  职业选手之间的对战,连一点点技能伤害的差距都要准确判断,这一方的属性双双翻倍之后,差距岂止是一点半点,简直就是开了金手指一样。夜雨声烦头一次压着叶修的君莫笑打得痛快,索克萨尔谨慎地跟在他身后,始终和剑客保持着20个身位格以内的距离,术法起落,把远处的苏沐橙也照顾进来。

  ——这样的一场比赛,胜负简直毫无悬念。现场顿时一片欢腾喝彩。

  

  这是喻文州的专访现场,买票进来的观众大多都是蓝雨死忠粉,即便有少数冲着特邀嘉宾叶修和苏沐橙来的,声势也早被蓝雨粉丝的疯狂呐喊压过去了。

  最后黄少天和喻文州打掉了苏沐橙最后一滴血赢得对抗赛,现场的气氛被带动到最高点,无数人自发地喊起来“荣耀第一搭档”的口号。

  喻文州笑着朝台下压了压手,语带谦虚:“这次实在是侥幸。如果在真正的赛场上相比较,我们的赢面不会太大。”

  他并不忌讳承认自己的缺点,输了这场比赛的叶修也在旁边淡定地接话:“那是当然。”

  “不过这次还是我们赢了!”黄少天绝不放过任何嘲笑叶修的机会。

  苏沐橙朝他吐舌头:“开金手指有什么好得意的!”

  黄少天还要说话,主持人已经及时地接过了话筒,打断了让他滔滔不绝的机会,把观众们最关心的问题问了出来:“这对戒指,是今年圣诞节活动拿到的吧?”

  黄少天打了个哈哈:“是啊是啊是啊,我就跑上去打了个酱油结果拿到了这个!哈哈哈哈是不是运气很好某人羡慕嫉妒恨吗!”

  “幼稚。”叶修不屑一顾。

  主持人轻轻咳了一声,没让这两尊大神继续斗嘴,接着往下问:“那么少天知道这是一对什么样的戒指吗?”

  “上面写着啊!拥有圣诞老人祝福的戒指!”

  主持人笑笑,转向专访的主人公喻文州:“看来少天是没有弄清状况啊,喻队知道吗?”

  喻文州稍稍沉默了一下:“情侣对戒。”

  

  话一出口,台下就是一片惊讶。不过观众里面也不乏资深玩家,刚才一看名字就认出来了——这不正是今年圣诞活动发放的奖励里,价钱被炒得特别居高不下的情侣对戒嘛!

  之所以说它是情侣对戒,一方面是因为这个特殊的属性,让很多玩家都拿来去送心上人了。两个人一起作战的话属性翻倍,听上去是多么浪漫的一个技能!还有一方面,就是如果带着这个戒指去一些主城的教堂里,向神父出示戒指,可以获得神父的祝福仪式。在没有婚姻系统的荣耀里,无疑是那些想要有个结婚仪式玩家的最好选择。

  主持人听见喻文州的回答,也是小小地惊讶了一下:“喻队居然知道吗?那……”

  喻文州笑笑,神色自若:“游戏的道具而已。比赛的时候只要属性够实用,使用一下也没有什么关系呀。”

  “这倒是……”主持人表示赞同,“就像风城烟雨和鬼刻两个账号,是女玩男号、男玩女号一样。不过这也足以说明喻队和少天不仅赛场上默契十足,赛场外私交也很好啊!”

  喻文州含笑点头:“蓝雨战队里的大家在赛场外的感情都很好。”

  主持人没有继续纠缠这个问题,聊了两句就把话题转开了。只有观众里的一部分还在持续兴奋,甚至能看到打起来了一个大大的“在一起”三字横幅。

  

  专访结束之后,喻文州和黄少天以及嘉宾席上其他来现场的队员一起,回到蓝雨战队住的酒店。路上黄少天突然对喻文州说:“队长,晚上有空上个线吧。”

  “怎么了?”

  黄少天笑得神神秘秘:“别问别问别问!上线你就知道了!记得隐身,别太高调啊。”

  喻文州点点头:“知道了。”

  

  晚些时候,索克萨尔果然隐身上线了。角落里的信息栏狂闪个不停,喻文州打开一看,全是夜雨声烦发过来的消息。

  “上了没?”

  “还没上啊!”

  “在不在在不在!”

  “队长……”

  “上了叫我队长!”

  “不会忘记了吧!!!!”

  “一定要上啊!”

  基本都是以上内容,平均保持着一分钟一次的频率。喻文州统统关掉了,只在最后一条里敲下回复:“我上了。”

  “哎哟妈呀你终于来了队长!”黄少天几乎瞬间就回了,顺便丢过来一个组队邀请,报了一个十分边远的主城名字,“这边人少,来这边。”

  喻文州传送过来之后,夜雨声烦正蹲在传送阵不远处的角落,一边盯着传送阵一边警惕四周,谨防有人发现他头顶的ID。不过这里确实人很少,并没有人注意到两只大神正在相当鬼祟地碰头。

  “去哪里?”喻文州问。

  夜雨声烦快速穿行在各种偏僻人少的小巷子里:“跟我来!”

  喻文州操作着索克萨尔跟上去。黄少天一路绕过大半个城区,最后停在一栋高耸入云的教堂面前。

  背景音乐里,轻柔的琴声和风铃声交织在一起,连连绵绵地响起来,清脆悦耳。夜雨声烦没有给索克萨尔犹豫的时间,径直跑上阶梯,跨进教堂的大门。喻文州在后面稍稍停下了脚步,直至剑客的身影没入门后,术士才微微动了动,一步一步走上前去。

  

  教堂里只有一位须发皆白的老神父,阳光透过贴满七色琉璃纸的窗户,一束一束地落进来,让神父的身影看起来朦胧不可测。

  他放下手里的圣经,对着踏入大门的黄少天友善地笑起来:“孩子,愿上帝保佑你们。这是……拥有祝福的戒指吗?既然如此,你们二人在虔心祝祷之后,当可互设誓约。在有生之年相依为伴,无论将来遭遇何种艰难险阻,对彼此的爱都不应有一丝一毫减损,直到死亡那一刻的分离。”

  “真奇怪的誓约。”黄少天稍稍表达了自己的不满,“死亡怎么能够分离真正的恋人呢?”

  神父作为NPC,当然不管他说些什么,依旧会继续进行自己被系统设定好的仪式。索克萨尔这时候也走到了夜雨声烦身边,术士和剑客一样,向着神父伸出了佩戴戒指的手。

  “这就是那个仪式?”喻文州轻声问。

  黄少天罕见地少话:“嗯。”

  神父牵起两个人的手臂,将他们的手掌互相交握在一起。

  

  “亲爱的夜雨声烦阁下,我代表至高至圣至爱至洁的上帝向你发问:你愿意与索克萨尔结为伴侣,从此无论未来安乐困苦、富贵贫穷、或健康或病弱,你都会一直守护在他的身边,像此刻一样伸出手与他紧握,将自己的整个生命都交托给他。你愿意吗?”

  “我愿意。“黄少天毫不犹豫。

  “那么,亲爱的索克萨尔阁下,你愿意与夜雨声烦结为伴侣,从此他去何处你也会去往何处,他停留脚步时你也会一道停留,他爱的人将成为你爱的人,他在哪里死去,你也将和他一起在那里被埋葬。无论发生何事,也不会离去、生死相随。你愿意吗?”

  术士微微低下头。一束阳光落在他们交握的手上,两只银白色的戒指熠熠生辉。

  

  等待的时候,黄少天很是沉着,并没有什么忐忑不安的情绪。

  他不觉得喻文州会拒绝。

  只是等待实在有点漫长……他在平时聊天的时候总是很习惯性地等待着喻文州的回答。因为他手速快,往往说上十句八句才能等到喻文州的一个回复,可是那些时候等待,从未像此刻这般显得难捱。

  

  “我愿意。”喻文州缓缓地、字字清晰地说。他声音低沉有力,却又很是轻柔,宛如教堂里若有若无的风铃声。

  

  神父交换了他们手里的戒指。

  “主耶稣说,上帝所配的人便不可分开。这一生一世的爱情,因为此时此刻而完美。”神父的声音苍老,却隐隐透着一股神圣的味道。

  在神父的祝祷声中,剑客忽然之间单膝跪下去,牵起术士的手,低头在手背上轻轻落下一个吻。

  “愿主保佑你们,直至永恒。阿门。”

  

  两个人在教堂里一站一跪,过了很久也没有人说话。教堂里的琴声起起伏伏,温柔婉转。

  最后喻文州轻轻开口:“我在G市……买了一栋小别墅。不是很大,装修得也很简单,不过一个人住有点太空旷了。”

  “你……介意来把这处空旷的屋子再填满一点吗?”

  

  

  ·尾声·

  

  

  黄少天退役时候,举办了一次新闻发布会。他在发布会的最后,看着台下坐着的喻文州,说了一段话。

  “我刚进蓝雨的时候,毛头小子一个,除了魏老大,就和一个人玩得比较好。啊这当然不是说跟其他人就玩得不好,只是这个人呢,能跟我跑到游戏里抢BOSS,能针对我的风格替我设计战术,能收留当时千里迢迢跑去G市的我去家里住,能记得我的生日然后送我一个很特别的礼物。哦,最重要的一点是从来不抱怨我话唠,还每句话都认真听。”

  “他这个人吧,细心稳重,还不多话。我就一直没想明白,他为什么要跟我做朋友,也没太想明白他为什么能认真听我那一大堆废话,真心只觉得他是个好人,非常好非常好的好人。”

  “后来我想了挺久,总算是想明白了。”

  “这大概不是因为他人好……而是因为他爱我,我也一样。”

  

  黄少天说完这段话,不顾瞠目结舌的记者们和疯狂闪烁的闪光灯,向着喻文州走过去。他的队长抬起手,用力地与他互相拥抱。

  十年相识。而光阴一掷。

  

  END.

  

  

  后记·剑与诅咒 

  

  我一直想写一个这样的故事。

  年轻时候的两个人相遇,到退役的时候也依然默契十足。只需要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可以互相明白彼此的心意。

  喻文州和黄少天这两个人,是在看完全职之后就喜欢得一发不可收拾的一对,每当想起来的时候,心里就特别的温暖和开心。仿佛不管比赛输赢、人事变迁,他们都会坚定不移地站在一起,不会分离也不会老去,互相守护彼此的后背,互相伸出双手紧紧交握,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动摇他们的感情分毫。

  

  剑与诅咒这个词,也一直很喜欢。

  如同光与影的交织,密不可分又浑然天成。明明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一个开朗一个沉稳,一个手残一个话唠(够),一个比赛时候游离在团队之外寻找时机一个作为战队的核心纵览大局制造机会。两个人站到一起,就像是可以互相弥补所有的缺陷一样,完美而再无遗憾。


  喻文州和黄少天,我非常爱他们。在我的心里,他们也会一直在一起,并肩前行,甚至死亡也不能将他们分开。

  如果这篇文能让你们更加地喜欢他们一点,对于我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和荣耀了。

 



评论(34)
热度(185)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嗜睡。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
漫画脚本约稿请私信。

微博:http://weibo.com/sucangyun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