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1599】烂桃

*是写给《西游记之大圣归来》新年吧刊的文,发出来给LFT除个草……


 ——料应必遇知音者。

  

  孙悟空伸了个懒腰。

  他捏着手里那个干瘪失水的桃子,犹豫再三,还是没有啃下去。

  时值盛夏,去年的桃子几乎都存不住了,今年的新桃还没有着落……手里这不怎么新鲜的一枚,还是好不容易跟师兄师弟们淘换来的。

  猴子家也没有余桃啊!

  

  算算时间,他在灵台方寸山已听道七年,把这人世间的言语文字、风俗世情,都向一众师兄弟学了个透彻。

  然而每次听罢祖师讲道,却仍总是怅怅然若有所失。

  他扎筏出海,前来方寸山寻找仙师,是为求长生之道,寻得自在逍遥的大解脱,但……祖师讲解的道,虽然玄妙无穷,却并非他要走的道。

  当然,以上想法,在如今尚且诸事懵懂的猴子心里,大约只简化成了四个字——

  猴生迷茫。

  唉,这真是让猴苦恼的猴生烦恼……

  

  斜月三星洞里,都是祖师座下听讲的弟子,大多早已辟谷,不食人间烟火。

  孙悟空可远远还达不到这个程度。况且就算能辟谷,他大概也更情愿每天啃点东西解解馋。

  然而这里虽有灶房,灶下无火,房内无粮,他曾为此苦恼好久。后来,得了一名曾是樵夫的师兄指点,前往后山打柴时,发现了一山好桃树,从此便喜欢在闲暇时往后山去逛。

  只可惜,现在桃花方谢不久,再想饱食一顿,就得等到夏去秋至的时候了。

  孙悟空掂了掂手里那枚干瘪失水的桃,悠悠然一声长叹,颇是惆怅。

  

“嘿,猴子,你又来后山找食了?”

  远处有人遥声问他,孙悟空抬眼一看,却是那个曾告诉他后山有桃的樵夫师兄。

  樵夫师兄姓名未知,孙悟空曾经问过,他却避而未言。反正他管孙悟空叫猴子,孙悟空也就管他叫樵兄。

  这位樵夫,棍法出众,性格跳脱,而且同样酷好吃桃,两个人算得上颇有点交情。樵夫经常下山游历,时不常地会给孙悟空带回来一些人世里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

  总的来说,孙悟空觉得,这是祖师座下的师兄弟之中,相处起来最合他脾性之人。

  

“唉,现在时节不对,山上都没桃了。”

  孙悟空赶紧咔擦在自己手里那枚桃子上啃了一口,以事实行动表示:“真的,不骗你,看,这是最后一个。”

  他想了想,又觉得好像吃独食不太好,自己可向来都是一只仗义的猴,遂又好心建议道“倒是山腰处有桑林,现在桑椹正好,汁多味美。樵兄,你不如去尝尝看。”

“哈。”樵夫笑了一声,席地坐下,“这次下山,我又找到些新鲜玩意儿。”

“哦?”

  孙悟空顿时来了兴趣,忽地跳下树来,蹲在一块山石上,催促:“快快,拿出来看看!”

  

  虽已到山上七载,孙悟空仍是未学得什么精妙法门,偶有下山之时,也仅能用衣衫遮住头脸,去市井里看些俗世热闹。

  然而这位樵夫,却是交游十分广阔。孙悟空常听他今天讲自己要去五庄观赴人参果宴,明天要去鹰愁涧吃点海鲜,惹得他十分意动。

  他也曾问过樵夫,能不能与他同行,樵夫却总是摇头,说现在的你,还去不成。

  孙悟空便十分悻悻。

  

“你且看。”

  樵夫伸手在腰间一抹,不知从何处拿了个乾坤袋出来,往地上一倒,顿时滚出了一堆的——

  孙悟空瞪大双眼:“你打哪弄来这么大个的桃子?!”

“天庭有个蟠桃园,”樵夫悠然一笑,几分自得,几分快然,“里面最好的桃子,九千年一果熟,这一回,又被俺老……咳,俺樵夫打劫了。”

“樵兄,威武!”

  

  孙悟空大快朵颐之际,却见樵夫又拿出来一个小香炉。

  不由好奇:“这又是啥?”

“这个嘛,”樵夫眨了眨眼,忽然有一瞬间的沉默,“兜率宫那老头,偶然炼出来一炉废丹。别的用处没有,倒是用来当做香丸点燃,却能一梦南柯。”

“啊?”

  孙悟空忙着吃桃,匆匆听了一耳朵,却也没放在心上:“听上去不好玩,不好玩!来,不如吃桃!”

“是啊。”樵夫又是一笑,“不如吃桃。”

  

“猴子,你有想过,以后的打算吗?”

“以后的打算?求长生之道,快意天地,自在逍遥!”

“还有吗?”

“还需要有?”

  

  樵夫再度沉默了一瞬。

  他笑起来,颇有些释然的意味:“不错不错,确实不需要了。”

  

  樵夫带回来的蟠桃很多,孙悟空痛痛快快地吃了个饱。

  临到剩下最后一枚的时候,他才忽然有些不舍起来:“樵兄,这个好吃!待俺留一个下来,看看在山上种得活种不活!”

  樵夫说:“好。”

  樵夫又说:“我该走了。”

“去吧去吧!”孙悟空揉揉肚子,顺势在山石上捡了个舒坦的地方,躺下来晒太阳,“下次回山,记得再捎带些好物来!”

  樵夫笑了笑,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他只是道:“这蟠桃长在天庭,待你艺成出师,便亲自去摘吧。”

“也行,也行!”

“对了,”樵夫临走之前,忽然对他道,“我的名字,你问过许多次……”

“叫我,齐天大圣吧。”

  

  他最末一句声音放得很轻,也不管孙悟空听到了没有,便自顾举步离去,再未回头。

  身后无有回应,孙悟空已经躺在温暖和煦的初夏阳光下,迅速地睡着了。

  山石之畔,有来自香炉的烟雾,盘旋蒸腾,缭绕不去。

  

  齐天大圣沿着山路往下走,想起当初自己渡海而来,也是在这座山,这条路,遇见有樵夫砍柴,高声做歌,唱到是相逢处,非仙即道,静坐讲黄庭。

  不由心生慨然。

  老君炼出的这一炉废丹,倒是当真,玄妙非常。

  他得以遇见了不知是哪一处界空的自己,这个自己还未搅动天地风云睥睨三界九霄,这个自己,也注定搅动天地风云,睥睨三界九霄。

  无论过去,未来,还是现在,孙悟空都会想做,也都会去做那个敢与天争的齐天大圣。

  任百折千回,不改初心。

  

  俺老孙,在未来等你。

  世界上这另一个,我。

  

  他沿着山径,渐行渐远。

  睡在山石上的孙悟空翻了个身,隐隐约约在梦里听见了樵夫的歌声。

  唱的是,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孙悟空在梦里撇了撇嘴角。

  五音不全,不知所谓。

  他这样评价道。

  

  不知过去多久,或许转眼一瞬,或许千百年,那香炉里的丹,终于焚烧殆尽。

  孙悟空长长地伸了个懒腰,一骨碌从山上上爬起来:“睡得真好!”

  他记得,入睡前,怀里还抱着樵夫带回来的最后一个蟠桃,赶紧四处找了找,却发现那枚桃子早已不见踪影。

“咦,去哪儿了?”孙悟空挠挠头,大惑不解,“难道被我在梦里啃了?”

  他不死心,再度细细搜寻了一遍,却只在山石的缝隙之间,发现有了一株萌发不久的,新嫩树苗。

“所以,大概,可能,是桃子已经烂完,才长出来这棵小苗苗?我到底一觉睡了多久?”

  孙悟空大为遗憾:“这樵兄带回来的仙桃,处处都好,就是保鲜的能力,实在太差啦!”

  

  他拍拍衣服上沾着的草屑枯叶,沿着山路,回至三星洞内。

  本来想问问其他人,樵兄是否已经回山,然而一众师兄弟都用诧异莫名的眼神打量他,皆是道,山上并无樵夫此人。

  令孙悟空大惑不解。

  次日,恰逢祖师讲道,忽然问及他已经到了此间多少年月。孙悟空想了想,回道:“弟子在后山,已经吃了七次饱桃矣。”

  须菩提深深看一眼他,意味深长一笑,道:“那座山,名唤烂桃山。”

“啊?”

  孙悟空满心茫然。

  须菩提只是一笑。

  

  后来之事,无须赘述。

  他习得七十二变,练成筋斗云,拜别师门,一去多年。至于后山桃林,已被忘至脑后。

  再后来,已是齐天大圣的孙悟空,在闲来遨游四海时,曾回返方寸山。

  三星洞早已人去楼空,遍地封尘。

  他信步行至后山,昔年桃树,早已蔚然成林。

  孙悟空便格外开心地想,又到吃桃的时节了。

  只不知,是否还能有另一番因缘巧合,得以与那位故友再会。

  南柯一梦,不知庄周。

  

  离开之前,孙悟空寻至当初那株烂桃生就的树下,以指作笔,在树上刻下一行小字——

  齐天大圣,到此一游。

  

END.

  

*其实最初想写这个梗,就是从原著里【悟空道:"弟子本来懵懂,不知多少时节。只记得灶下无火,常去山后打柴,见一山好桃树,我在那里吃了七次饱桃矣。"】发散出来的,顺便借用了一点“烂柯”典。总之还是个超级不知所谓的东西……

*以及新年快乐www!

 


评论(5)
热度(81)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
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经常消失。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真的杂食。
lofter不社交,约稿请私信。

微博:@苏迟不许睡过头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