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霹雳】【金银双秀】过度私交(二)

*一个段子文,前文点我


  14

  倦收天没有举酒回敬他。

  倦收天说:“空腹喝酒不利养生。”

  原无乡:“……”

  原无乡举着酒杯僵硬了三秒钟。然后若无其事地放下杯子:“咳,我其实不介意你先假装敬我一下,再把酒收起来。”

  “哦,有道理。”倦收天闻言点头,抬手举酒,“那就敬……敬道真双秀吧。”

  “敬你我相识于此,敬南北友谊长存。”原无乡微微一笑,做了个与他碰杯的动作,而后手腕一转,浇酒沃土。

  

  15

  道门修炼,讲究吞日月精华,纳山川灵秀,引天地之气于己身。因此,沧海云坪里,一向设有早课。令众修者在日出之际,引破晓曦光里的一缕紫气入体,涤荡凡躯。

  早课的地点在不远处的某座山巅。倦收天比原无乡晚来几天,尚不熟悉此间路径。原无乡便邀他同行:“一起走吧,我正好准备出门。”

  “好。”倦收天欣然应下,“能否稍待片刻?吾还未来得及洗漱。”

  “没问题。”原无乡一口答应。

  

  16

  原无乡很快就后悔自己答应得太爽快了。

  一刻钟后,倦收天没有出来。

  两刻钟后,倦收天依旧没有出来。

  原无乡等来等去不见人,终于忍不住过去敲了敲门:“倦收天?”

  “抱歉。”门内之人迅速回答,“吾尚未整理好衣冠,可否再等片刻?”

  “好吧……要迟到了,你快一点。”

  然而一个时辰之后,倦收天还是不见人影。

  原无乡终于等不下去,再去过去敲响了对面寂静如死的房门:“你好了吗?”

  屋内,倦收天可疑地沉默着。

  原无乡就有点担心了:“倦收天?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我进来了?”

  “没有出事。”这次倦收天迅速地回答了他,然后又迟疑了很久,才问他,“你……会挽头发吗?”

  “啊?”

  原无乡不解地推门而入,就看见倦收天坐在铜镜前,拿着新买的金色发冠,长发披散,满脸绝望。

  

  17

  倦收天第一次参与沧海云坪的早课,就完美地迟到了两个时辰。

  主持早课的葛仙川委婉地点名批评了一下迟到的两名同修:“俗话说,一日之计在于晨。倦收天,原无乡,修行路上不进则退,你们不可如此懈怠啊。”

  “是吾的错。”倦收天立刻态度端正地认错。

  “是他的错。”原无乡也立刻态度端正地认错。

  葛仙川:“……总之,今日我小惩大诫,罚你二人今日打扫此地,可有异议?”

  倦收天态度良好:“没有。”

  原无乡态度也很良好:“有。”

  “嗯?”

  “才扫一天的地,这样的惩罚太轻松了。”原无乡诚恳地建议,“不如改成一个月如何?”

  葛仙川:“……只是迟到而已,你也不必如此愧疚。”

  “不,我没有愧疚。”原无乡转头,看向倦收天,“你会把我的份一起打扫,对吧?”

  倦收天:“……理应如此。”

  “看,我真的没有愧疚。”原无乡摊手,“我只是在公报私仇。”

  葛仙川:“……”

  并不是很懂你们这些后辈同修在玩什么花样。

  

  18

  今日的早课已经结束太久,再过一会儿,就该是吃午饭的时间了。

  此地的同修开始三三两两散去,而早早来到的最负英雄特别不解地凑到了倦收天身旁:“师兄,你修业一向勤恳,今天怎么会迟到这么久?”

  倦收天下意识地扶了一把自己端端正正的发冠:“说来话长。”

  “没事,听八卦我从来不嫌长!”

  “你还记得,吾昨日买了一件新道袍吗?”

  “不就是你现在身上穿着的,特别厚特别挡风,领子大得能挡脸的这一件?”

  “没错。”倦收天沉痛地点头,“为了跟这件新衣搭配,我还买了一个新的发冠。”

  “然后?”

  “然后为了戴上新发冠,我把头发散掉重新挽了一下。”

  “你等等,我好像知道后来发生什么事了。”最负英雄努力忍笑,“你那个难挽到死的发型……”

  “……就是你想的那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最负英雄终于还是没能忍住地笑出声,“对不起师兄但真的太好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到底为什么要弄一个那么让人怀疑人生的发型!”

  “为了颜值。”

  倦收天一秒答道。

  

  19

  这个问题,原无乡在今天一早替倦收天挽头发的时候,也曾经特别崩溃地问过。

  “你为什么要执着于原本的发型!我可以给你梳一个新的,保证不会有损你的形象。”

  “不行。”

  “为什么?”

  “这是我曾认识的一位道门前辈,特别推荐了专人为吾设计的发型。他说就是要这样华丽繁复的造型,才能使人一眼看上去有凛然不可亲又难以揣度的高人风范。”

  “凛然不可亲我倒没觉得有,难以揣度的发型倒是真的。”原无乡叹了一口气,认命地继续给他固定头发,“你认识的那位道门前辈,真的不是在坑你吗?他是谁?”

  “道门顶峰,剑子仙迹。”

  原无乡忽然觉得不妙:“等等,他请来帮你设计发型的不会是……”

  “儒门顶峰,疏楼龙宿。”

  原无乡:“……”

  于是原无乡深刻地理解了,倦收天的发型为什么会复杂到要花数个时辰来打理了。

  

  20

  原无乡终于把发冠端端正正地固定在了倦收天头上:“好了!”

  “多谢。”

  “唉,这个时辰……早课应该早就结束,我们慢慢过去好了。”原无乡摇摇头,“吾可是第一次迟到呢。”

  “……吾也是。”

  “算了算了,道真双秀,就是要共同进退嘛。我是不会怪你的。”原无乡大度地一挥手,“不过,我还是很好奇,你平时都是怎么梳头的?”

  “吾平素……都不用梳头。”

  “啥?”

  “因为睡觉的时候也不会拆掉头发。”

  “那洗头呢?”

  “去理发店。”

  原无乡:“……”

  原无乡表情非常微妙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从来很少佩服什么人,你是第一个。”

  “如果这是夸奖,吾就却之不恭了。”

  “……那你就当做是夸奖吧。”

  

  21

  这之后,独自打扫山头的倦收天,在萧瑟寒风里感受到了被抛弃的惆怅。

  说好的不怪我呢,骗纸!

  最负英雄是个好师弟。最负英雄没有像原无乡那样拍拍袖子就走,而是留下来帮倦收天收拢了附近的落叶。

  “我说师兄,你真的让南宗那个人帮你挽头发了?”

  “有问题吗?”

  “问题太大了!”最负英雄一挥扫帚,顿时漫天尘土飞扬,“这样他就有你的把柄了啊师兄!你就等着明日公开亭里开始盛传‘震惊!北芳秀每天早上起床后竟然会做这种事!’的八卦吧!”

  “咳咳咳……”倦收天抬手,扇开扑面而来的飞灰,“你是不是想得太多了。”

  “哼,反正那个什么南修真原无乡……”

  “放心吧,那个什么南修真原无乡,可从来不是背后道人长短的小人。”

  有人含笑接话,手里拎着一份食盒,悠悠然踏步而来。

  最负英雄一惊转身:“你你你!你怎么回来了?”

  “因为南修真要和北芳秀做朋友啊。”原无乡挑眉,“不把午膳带来此地,待会儿饭堂关门,北大芳秀就要饿肚子了。”

  “那我呢?!”

  “你嘛,”原无乡认真打量他一眼,“若往后不再诋毁我的名誉,我也能考虑跟你做朋友。”

  “哼!”

  

  22

  最负英雄还是被原无乡的一顿饭收买了。

  好吃这点就不用说了,伙房老翁的手艺在正常状态下还是很值得称道的。关键是,这顿饭,就吃得,特别的,舒心。

  有精致的桌布,有描金画银的菜碟,有胎薄如纸的瓷碗。饭前有醇香馥郁的餐前酒,饭后有水果甜点,还有解腻的柠檬茶。

  “这才是人过的生活!”最负英雄悄悄对着倦收天感慨,“师兄,你看看你以前买了烧饼就啃的吃法,再看看人家。这简直就是东北玩泥巴大汉和江南翩翩贵公子的差别啊。”

  “……北宗不在东北,吾也不曾玩过泥巴。”

  “这就是打个比方!你意会一下就行!”最负英雄继续小声地说,“你一定要跟他交这个朋友!”

  “你不是很讨厌南宗的人吗?”

  “我不讨厌南宗的饭!”

  原无乡看向低头耳语的两人:“怎样了,不合胃口吗?”

  “不是,”倦收天抬头,正色作答,“很合胃口,所以师弟想长期蹭饭。”

  最负英雄猛地一扶额。这种事实就不用说出来了啊!

  “哈。”原无乡微微一笑,“那吾欢迎之至。”

  

  23

  后来原无乡无数次后悔过自己当时答应得这么爽快。

  他认识的这两个人,其实并不是吃货。

  是无底洞。

  

  24

  沧海云坪里,除了日常的修行之外,偶尔也会请别的道门前辈或同修,前来讲学。

  这天应邀前来讲学的,是道境玄宗的六弦之首。

  “吾受道真同修相邀,前来传授一门武学。”苍站在讲台之上,身姿挺拔,衣带轻扬,“这门武学,对于道者而言,必不可缺。”

  倦收天手握拂尘,正襟危坐,听得格外认真。

  旁边双手空空的原无乡忽然有了不妙的预感。

  “今天,吾就与诸位演示一番,战斗时,如何在兼具艺术性与观赏性的同时,使得拂尘攻击的杀伤力最大化。”

  六弦之首严肃地表明了今日的交流主题。

  

  TBC.

  

  *论北芳秀到底每天要花几个时辰盘头发【x

  *拂尘抽人是一门艺术!然而当家似乎并不会这个道门必修技【不是】

  

  

  


评论(10)
热度(126)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
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经常消失。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真的杂食。
lofter不社交,约稿请私信。

微博:@苏迟不许睡过头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