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九州】【息白】稷宫鬼话·衣服篇

  *锄草三连发,还是11年《终有不复少年时》里本子的文。

  *合写的《稷宫鬼话》里的衣服篇。

  在稷宫的时候,白毅是个不合群的家伙,特别是和他同屋的息衍一对比的时候。

  用息衍的话来说,不合群这三个字着重体现在以下方面,第一不肯陪他逃课,第二不肯陪他喝酒,第三,不肯陪他逛街。

  在息衍看来,十五六岁年少轻狂的时候,最是适合小逃一节课,腰挂一壶酒,在天启城七十二坊逛不完的街道上晃晃悠悠,偷得浮生半日闲。偏生有人不识趣,乐意被圈养在死气沉沉的课堂上浪费大好浮生,息衍也是无可奈何。

  自此而衍生出一大堆问题。

  譬如白毅很刻苦,于是经常要在敲下课钟的时候三两步上去,跟执教讨论各种上覆天文下括地理的学术问题,继而往往错过饭堂进餐的时间,于是久而久之息衍就只好养成了吃完饭还要给他捎带一份回屋的习惯。不过像这种举手之劳的小问题,时日长了息衍也就习惯了,最让他深感痛苦的一件事,是要帮白毅买衣服。

  稷宫学武免不了磕磕碰碰,衣服的消耗量还是很大的。某天正好息衍要出门去逛街,而白毅抱着一堆书准备去为考试复习,顺口说息狐狸我上节课又挂破了衣服,你顺路帮我去找店家做一件。息衍眯了眯眼睛,笑容满面一口答应。

  然后正要出门的白毅被拽回来按在椅子上。

  息衍在翻箱倒柜地找东西:“等我一会儿啊……你先脱衣服。”

  “……嗯?”白毅以为自己听错了。

  息衍拿着一卷皮尺,脸色严肃地转过身来:“我要给你量尺寸。”

  “穿着衣服也可以量。”

  息衍勾起嘴角,贴到他跟前来:“可是那样的话,我就没有乐趣了。”

  事实证明,当日后的东路第一名将开始脸红心跳手忙脚乱的时候,他在日后的东陆三十年内步战第一人面前,是毫无招架之力的。

  不久之后,一直双手平举目不斜视的白毅终于忍耐不住爆发了:“……你到底要量多久?”

  息衍拿着皮尺在他胸前绕来绕去,有意无意摩擦着某个地方:“耐心,耐心。尺寸量不准的衣服穿起来会不舒服,穿起来不舒服日后殿前演武你要是因为衣服碍着了发挥输给我,那可输大了哇。”

  后来大约一个时辰之后,息衍终于带着小酒哼着小曲精神抖擞地迈出了稷宫馆舍的大门,而白毅,他现在暂时没有力气抱着一堆书跑很远的路到藏书楼去复习了。

  

  息衍跨进裁缝铺子的时候,相熟的老板娘立刻迎了上来。

  “哎哟息公子又来照顾生意了?今天刚刚到了上好的星纹黑锦,您看看?”老板娘殷勤地给他指着一匹布料。息衍摇摇头:“要白的,我替人订做。”

  “白的就数这雪绸卖得最好,又不贵,又大方。”老板娘对息衍兜里有几个金铢心知肚明,又在旁边掩口笑,“替人做衣裳呀,莫非息公子有了心上人?”

  息衍把记着尺码的纸掏出来递过去,笑:“算是。”

  

  三天后息衍把做好的新衣服带回稷宫让白毅试穿的时候,被胖揍了一顿。

  因为拿回来的是件女装。

  息衍摸着额头上肿起来的包,白毅兀自在跳脚,于是心里笑也罢也罢,难得看见白毅这么激动的样子啊。

  后来息衍去了下唐,白毅去了楚卫。临别的时候息衍吭哧吭哧地扛了个大箱子来给白毅,装的全是种类样式各异的衣服。息衍一本正经地说反正现在你也不长个儿了,一次给你买上好多年的,省得隔了十万八千里还要牵挂你不爱出门的毛病。

  白毅罕见地有点笑意,他说都是当将军的人了,还怕没有帮着买衣服的人吗。

  只是多少年后重逢,威震东陆的御殿月将军穿在身上的还是一件汰洗旧了的白战袍。

  

  再后来有一年新春,息衍来帝都觐见天子,闲下来的时候堂堂御殿羽将军独自驾着辆马车往稷宫的方向过去。昔日的稷宫如今早已不复初时盛况,住宿的馆舍大部分房间都已经废弃。息衍吭哧吭哧地搬着又一只装满衣服的箱子,扔到某个十几二十年前极度熟悉的房间里。

  箱子扔到地上激起一阵灰尘,扑面而来。息衍毫不在意地坐在满是尘土的床上,抽出烟杆慢慢地吐出灰白色的烟雾。

  他想这么多年过来这个习惯怎么老是改不掉,逢着去一趟裁缝铺子,顺口就对老板娘说多做一件。

  好像那个人总是还在稷宫馆舍里看着书等他一样。

  

评论(8)
热度(43)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
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经常消失。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真的杂食。
lofter不社交,约稿请私信。

微博:@苏迟不许睡过头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