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霹雳】【金银双秀】过度私交(五)

  *今天也依旧有微量龙剑,和大量道门友人以及伪装自己是道门友人的角色乱入。


  55

  “没问题,道友稍等。”登道岸仙耆对于倦收天的大手笔非常满意,转头便去吩咐跟来的后辈弟子,“任云踪啊,赶紧把灵符拿出来。”

  “仙耆,这类灵符向来是卖得最快的,现在只有八十张了。”

  “笨,你不会现场再画二十份补上吗?”

  任云踪有理有据地反驳:“但是现场画符的话,买家都是天赋出众的道门精英,可能看一遍制符纸就能学会。那我们登道岸的收入就要锐减了。”

  “说得也是,”仙耆不上道拍了拍脑门,看向等在摊位前的倦收天,“道友,抱歉,你要的『一键梳头』只剩下八十份,不如再添点其他的灵符?比如这张『一键换装』也很实用,买过的道友都说好!”

  倦收天正要应下,走过来的原无乡却暗中扯了扯他衣袖:“不用八十份了,劳驾仙耆将贵派所有类型的灵符都打包一份吧。”

  不上道瞪大眼睛:“啥?只要一份?!”

  原无乡微笑坚持:“只要一份。”

  

  56

  灵符的种类繁多,有一键梳头,一键换装,一键洗衣,一键泡茶,还有清洁符除尘符驱蚊符保暖符生火符隔音符传信符等等。全部打包一份带走也很不便宜了,至少倦收天就为此掏空了他的钱袋。

  不上道对于错失掉那一百份灵符的大生意感到非常惋惜,极力相劝:“道友,钱财乃身外之物,何必如此节省?这些符纸都是一次性的,用完就没了,多买还能多打折,何妨多屯一批呢?”

  倦收天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

  但倦收天没有钱了。

  看起来可能还有钱的原无乡则坚定地拒绝了他想要多买的提议。

  “买一张就够了。”原无乡小声对他说,“回去研究一下画法,再请教一下道灵一脉的道友,完全可以自给自足嘛。”

  倦收天:“……有道理。”

  倦收天忽然为从前自己浪费掉的钱财感到痛心。

  节省下来的话,应该就够他再买一个袖里乾坤储物袋了!

  ——因为贫穷而只有一个空间储物袋,不得不把烧饼和换洗内衣一起存放的倦收天,默默为自己的不擅理财而感到哀痛。

  

  57

  “但我对灵符一道,所知不多。”倦收天沉思道,“吾主修剑道,丹药符箓都只知皮毛,也不曾与道灵之人相熟,你呢?”

  “吾亦主修拳法与刀剑之术,和你一样,在道灵没什么人脉。不过免担心啦,这次交流会上道者云集,还愁交不到道灵的朋友吗?”原无乡一脸轻松,毫不担忧,“你看,前面跟你师弟说话的,似乎正是道灵之人?”

  倦收天抬眼看去,不远处,最负英雄正与一名矮胖道士相谈甚欢。

  最负英雄也恰好看见了他们两人。

  “师兄!”他挥手朝两人招了招,“这一位是道灵高人感谢师,我今天刚交的朋友!”

  “没错,吾与小友一见如故,相谈甚欢啊。”感谢师哈哈一笑。

  倦收天忽然就觉得有点不妙:“你们相谈甚欢的莫非是……”

  “唱歌的艺术!”

  

  58

  最负英雄从此学会了人生中的第二首歌。

  由感谢师友情教学的《感谢发财》。

  在听过一次这首歌之后,倦收天由衷感谢沧海云坪,将他和热爱k歌的师弟分别安排了住宿。

  并为最负英雄不知道还会不会再有的邻居点了一根蜡烛。

  

  59

  继最负英雄之后,原无乡拿着一沓灵符,也开始和感谢师一见如故相谈甚欢。

  但感谢师对仿制灵符这件事,还心有顾虑:“我们若是研究破解了灵符的制法,拿来自己用,倒是没问题啦。拿去卖……啊不对,拿去造福广大道友,就不太好吧?”

  “这个问题,吾有考虑过。”原无乡一脸坦然地分析,“原样照抄当然是不好的,不过,我们可以加以改进。”

  “改进?”

  “比如『一键梳头』,现在只能将发型恢复原状,就太死板僵化了。”原无乡振振有词,“我们可以在这个基础上,设计『自定义发型』的灵符,无论散发、挽道髻、变装Cosplay,都能很好地满足道友需求!”

  旁听的倦收天略有迷茫:“等下,什么是……克斯普雷?”

  原无乡悠悠一笑:“一种……很好玩的游戏。有机会,我可以带你体验一二。”

  

  60

  感谢师的灵符摊,在下一届道门杂学交流会上生意火爆。

  原无乡还特别请求他推出了几项新款。比如醒酒符,又比如治疗晕船符。

  倦收天也悄悄地提议了再推出一款健胃消食符。

  新推出的前两款符纸都卖得特别好。还引来了几位大主顾。

  醒酒符被闲逛的冷别赋包圆了,并且额外预订了五百份。

  治疗晕船符被看起来像个道士而实际上并不是但仍旧若无其事地手持拂尘混进来逛交流会的意琦行买空了。

  意琦行还特别建议再推出一款治疗恐高符。

  而健胃消食符……只有一个人掏钱卖了十份。还在讨价还价中让感谢师打了八折。

  负责收钱的倦收天就对买符的剑子仙迹更有好感了:“原来前辈也认为此符必不可少。”

  “是啊。”剑子心有戚戚焉地点头,“每次去疏楼西风蹭饭,吾都感觉自己的胃不够用啊。”

  

  61

  面对抢生意的同行,登道岸方面就很生气了。

  并且在公开亭发表了长篇社论——《关于保护道门知识产权的重要性》。

  实名呼吁尽快确立道门知识产权法,保护专利发明者的利益。

  并在文章的最后点名批评了北芳秀倦收天身为道界名人,理应起到良好带头作用,杜绝推广、使用、贩售盗版产物。

  

  62

  倦收天十分委屈:“提议的是你,制符的是感谢师,吾只负责收钱,为什么单单点名我?”

  原无乡也百思不得其解:“大概是……你的名字比较吸引仇恨吧。”

  苦境一代神T,自此已初现端倪。

  

  63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暂且先不表。

  这一届交流会上,已经口袋空空的倦收天,对比了一下自己和原无乡的理财能力,深感自身在此道之上有所不足,决定多去观察一下别的道友都是怎么赚钱养家的。

  毕竟要经营好一个道门先天的形象,也是很需要财力的。有钱才能置办一身行头,有钱才能不事生产地整天沉迷练武、谈玄论道,有钱才能买到绝世神兵——当然,有的人有钱也买不到心仪的武器,比如隔壁儒门的龙首。

  

  64

  倦收天路过了一个算命摊。

  摆摊的是六铢衣,摊前挂着八个大字:金榜问卦,有缘则灵。有缘无缘,一切看钱。

  倦收天继续路过了第二个算命摊。

  摆摊的是六弦之四的白雪飘,摊前左右各有一行字:

  应天时,知天机,行天命。

  玄宗秘术,铁口直断。

  白雪飘旁边,苍正在打坐,眼帘似阖似未阖,分辨不出是否入定。

  倦收天一连看见两个算命摊,心下暗忖莫非算命这项职业颇有钱途,便开口问了一句:“敢问玄宗道友,一卦作价几何?”

  “若要我出手,白银十两。”白雪飘迅速作答,“若要六弦之首出手嘛,黄金千两。”

  原来弦首这么贵的吗?倦收天想了想,继续诚心求教:“那敢问道友,来向弦首求卦者,多吗?”

  如果很多的话,感觉自己也可以研习一番命理之道了。

  “这嘛……”白雪飘非常明显地迟疑了片刻,随后小声问苍,“师兄,可以说吗?”

  “无妨。”一旁静坐的苍睁开眼,微微叹一口气,“道友,吾玄宗在苦境,除却天波浩渺之外,你可曾看见吾等购置新的房产?”

  “似乎……不曾。”

  “那你应该猜到答案了。”

  倦收天:“……”

  

  65

  倦收天继续往下逛。

  路过了凤凰鸣摆的画摊,路过了慈郎摆的灯具摊,路过了鹤白丁的『醉拳演出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杂耍摊,也路过了式洞机的『挖宝所得未知产物大倾销,淘宝者万莫错失』杂货摊……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

  道门里,除掉一个财富榜最低分剑子仙迹,除掉一个财富榜最高分冷别赋,剩下的,就各有各的穷法,真心穷得十分均匀、难分轩轾了。

  要想富起来,烧饼摊大概是不行了,还是去陪原无乡做首饰加工倒卖来得比较容易吧……

  

  66

  仿佛听到了倦收天的心声,沧海云坪里,继“拂尘的使用艺术”之后举办的第二场交流讲座,主题就是“如何生财有道”。

  特邀讲学者,是剑子仙迹。

  “诸位道友看见我,应该都很疑惑。”剑子登上讲台后,先开了个自嘲的小玩笑,“传说里寒酸小气的剑子仙迹,何以会主讲『生财有道』?”

  “我用一句话来回答诸位的疑惑。”

  剑子煞有介事一清嗓子:“自己不会赚钱没关系,使用以下秘诀即可——”

  “交一个十分会赚钱也十分有钱的朋友。”

  “我的讲座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67

  倦收天看了一眼原无乡。

  剑子前辈结合自身经历所得出的经验真是令人醍醐灌顶,他想。与其费力寻找一个赚钱的营生,不如好好经营一段友情啊。

  之前南宗捆绑推销道真双秀的操作,真是特别的棒了。

  从此再也不用担心自己囊中羞涩。

  原无乡回看了一眼倦收天。

  原无乡觉得,他的钱包,大概要因为南宗这一波捆绑操作,从此再也丰盈不起来了。

  

  TBC.

  

  *虽然当家一直喊穷,但就看他连Cosplay都要往快雪银钩上加宝石的做派来看,真的并不穷嘛【闭嘴】

  *意•不是道士但我喜欢拿拂尘你奈我何•琦行:晕船?呵,不存在的。

  

  

  

  


评论(10)
热度(143)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
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经常消失。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真的杂食。
lofter不社交,约稿请私信。

微博:@苏迟不许睡过头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