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霹雳】【金银双秀】过度私交(六)

  *今天卡文到爆炸,就少更一点吧_(:з」∠)_

  68

  修行无岁月,倥偬不记年。

  在沧海云坪同修过一段时日之后,倦收天和原无乡开始准备合演道真剑阵。

  道真以阵为本,其中尤以剑阵为长。九大剑阵自古一脉相承,以九人阵为基底,逐渐修炼至最强的双人合阵。

  倦收天便向原无乡建议道:“战中开阵需要默契绝佳,你吾两人虽相交已久,但对彼此的武学,还没有熟悉到了然于胸的程度。不如先彼此切磋一段时间,再练剑阵?”

  “也好。”原无乡爽快应答,“对于你之剑术,吾神往已久。今日便尽情酣战吧!”

  “敢不从命。”

  

  69

  原无乡和倦收天切磋了一整个白天。剑逢敌手,实乃平生最为畅快之事。

  一战方休,倦收天负手收剑,意犹未尽:“势走轻灵,仰落惊鸿,不愧是南修真。”

  “一化万千,巍巍浩然,不愧是北芳秀。”

  “我们要一直这样夸下去吗?”

  “耶,偶尔商业互吹一下,有利于打响道真双秀的名号嘛。”原无乡一笑,“是说,你的剑都断了,还要这样凹造型,真的不累吗?”

  倦收天放下手上断剑:“凡铁之剑,难承功力。”

  “是你的剑招太霸道了。”原无乡摇摇头,“何不寻访名师,铸一柄好剑?”

  “神兵难得。”倦收天微微一叹,“何况名剑有灵,往往自择其主,属于吾之机缘……大约还未曾到来吧。”

  “说得也是。不过……你这样一运极招就会断剑,出门打架的时候要怎么办?”

  “吾自有应对。”

  “哎?是怎样的应对?”

  

  70

  倦收天顿了顿,随后捋起袖子,把装在袖间的乾坤袋往下一倒——

  倒出了堆成小山的精钢长剑。

  ……以及倒错了的换洗内衣。

  原无乡:“呃……我是不是应该假装方才在看风景所以什么都没看见?”

  倦收天努力若无其事地点头:“没错,今天天气真好。”

  

  71

  次日,倦收天继续来找原无乡切磋:“你吾战中默契,仍需培养,比剑吗?”

  “自当奉陪。”

  第三天,倦收天再度前来:“比剑吗?”

  “当然。”

  第N天,倦收天的精钢长剑已经尽数折断:“吾知南宗拳法素来精妙,我们比拳吧!”

  比武比到生无可恋的原无乡就很绝望:“我们能不能干点除了切磋之外的事?就算是摊烧饼也行!”

  倦收天颇有些不甘愿:“但吾还未曾切磋至尽兴啊。”

  “没关系,我有办法。”

  

  72

  次日,最负英雄一大早跑去公开亭张贴新的八卦通稿时,遇见了倦收天。

  “师兄,你怎会清早来此?”

  倦收天没有回答。倦收天从乾坤袋里掏出了一块木牌,竖在身前。

  最负英雄凑近一看,牌子上行云流水地写着一行字:道真名士北芳秀,切磋比武大放送。论剑十两,比拳百两,点评千两。拒不合影,拒不陪聊,谢绝投喂,询价讲价一律不回。

  最负英雄不厚道地笑出了声。

  最负英雄问:“这个字……是原无乡写的?你是不是又逮着人就往死里切磋了啊师兄?”

  倦收天敲了敲木板上“拒不陪聊”的四个大字。

  他沉默地抬头看看天又看看云,今天的天气,也很好呢。

  

  73

  倦收天决定做点什么来挽回一下自己失去的友谊。

  不过他一直没什么处理这种事的经验,遂决定请教一下各位同修。

  最负英雄自己是个没有开阵同修的单身党,没法提出什么建设性的意见。葛仙川自从拂尘抽脸事件后,对原无乡意见好像有点大,也不能去请教。抱朴子和他还不太熟……倦收天一边走一边沉思,路上偶遇了来沧海云坪观潮的六铢衣。

  六铢衣对他表达了关切:“观道友面色,似有心事?”

  “啊,是云海奇人。”倦收天欠身一礼,“吾确实有一事苦恼,正欲寻人请教。”

  “何妨一叙?”

  “吾有一名好友,吾近来每日前去寻他切磋。他一开始欣然应邀,但一段时日后,却让我暂时别再去找他。吾正在思索,该如何挽回他之心意?”

  “呃……”六铢衣迟疑了一瞬,“听上去,对方似乎只是不想与你整日切磋?”

  六铢衣话音方落,背后天启金榜忽然微微一振,凌空而起,在两人面前徐徐展开。

  倦收天抬头一看,榜上竟有四句金言映现——

  “白云深处不记年,红尘茫茫两无边。

  若得逍遥真自在,且向人间寻有缘。”

  

  74

  倦收天疑惑:“这是……”

  “咦,你竟能触动金榜预言。”六铢衣面有讶色,“这诗中含义,莫非……道友命中红鸾星动了?”

  “啊?”倦收天一怔,“此言当真?”

  “不会有错。”六铢衣笃定道,“你看,你之前说的那位友人,他会对你每天找他切磋感到不满,一定是因为你只顾演武而忽略了与他发展感情。这是在委婉地向你表达,他需要更多浪漫与陪伴!”

  “……真、真的吗?”

  “吾观人世间许多小情侣闹别扭,都是为此,定然无错。”

  “唔……原来如此。”倦收天受教,低头沉思,“那吾该如何挽回他之心意呢?”

  六铢衣同样颇感为难:“吾听闻,夫妻之间若有孩子,能够很好地缓和彼此矛盾。你与你之友人或可效仿?比如……养上一只可爱的宠物。”

  “宠物啊。”倦收天想到了原无乡两鬓间的毛团,忽然有了主意,“吾知晓该怎样做了!多谢道友!”

  “不必客气。”六铢衣收起金榜,“先在此预祝道友与另一位修成正果了。”

  

  75

  原无乡收到了倦收天送来的一份礼物。

  是只兔子,白白胖胖,远看像团棉花,憨态可掬。

  原无乡对这份礼物很满意,不仅同意了倦收天每天继续抽一个时辰来有节制地演武的要求,还热情邀请了倦收天和最负英雄共进晚餐。

  倦收天就觉得六铢衣所言非常有理了。

  他在晚些时候,怀着初次恋爱的忐忑,拎着一筐精心挑选出来的胡萝卜,欣然去赴饭约。

  原无乡看到他带来的胡萝卜,眨了眨眼:“你来吃饭还带点菜的?”

  “不是。”倦收天放下竹筐,伸手去牵原无乡的手,“是给兔子吃的。我们可以一起喂它,这样它才会比较亲近我们啊。”

  

  76

  原无乡诡异地沉默了很久。

  然后端出了今天晚饭的主菜。

  麻辣兔丁。

  

  77

  围观了师兄恋爱坠机现场的最负英雄简直要笑到抽搐。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谈恋爱就好好谈恋爱,一定不要瞎送定情信物。

  如果一定要送,也不要送能吃的。

  

  

  

  *这里按照时间线六六大概率还没有天启金榜,然而……时间线什么的,就让他浮云吧(。)

  *后来这一篮子的胡萝卜都被投喂了晕船的当家【闭嘴】

评论(14)
热度(153)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
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经常消失。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真的杂食。
lofter不社交,约稿请私信。

微博:@苏迟不许睡过头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