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霹雳】【金银双秀】非礼勿视

  *一发完结。是根据微博@烧饼比便当好吃 的图梗衍生的文。

  *又名《你永远猜不到银骠玄解到底还能变出些啥玩意儿》

  

  原无乡刚刚接植银骠玄解的时候,对于玄解变化万千的特性,还不能很熟练地使用和掌控。

  

  “银骠玄解可一化万千,妙用无穷。就算身为铸造者的吾,也不敢说能透彻它的所有变化。”慈郎对他说,“往后,要如何使用它,端看你自己了。”

  “多谢道者。”原无乡微微欠身一礼。他活动了一下灵活如常的双手,神色轻松:“对原无乡而言,它能让我再度拥有双手,就已经是莫大的机缘了。”

  “接植玄解后,三日内不宜动武,你可以用这三日,来熟悉一下玄解的变化方式。”慈郎笑了笑,向他道别,“吾先告辞了,请。”

  “请。”

  

  原无乡拥有双手后的第一反应,是想把这件值得高兴的事告诉倦收天。让他不必再为自己挂心,也不必为了自己断手之事,去四处寻访名医。

  但这瞬息而至的念头闪过之后就只余一声苦笑——如今南北决裂已有多时,不久前葛仙川与抱朴子决战于永旭之巅,战中抱朴子受到暗算,重伤不治而亡,更是将南北矛盾推上了顶峰。

  自上次永旭之巅观战时的匆匆一面之后,他再也没有见过倦收天。

  听闻北宗如今人心凋敝、弟子纷纷而散,也不知道……倦收天如今,又是怎样的心情。

  他一面想着倦收天,一面将手里的银骠玄解变来变去,从一堆银光闪闪的银两,变成了更大的一堆银光闪闪的银币。

  “唉,看到这么多钱,心情本来应该会好一点。”原无乡叹了口气,“但是,想到这么多钱都是玄解变的,又不能花,就真的又很难过了。”

  他随手捡起一枚银币,在掌心里翻来覆去地把玩,练习着对于玄解细微变化的掌控力。原本只有粗糙外形的银币渐渐增添了许多细节,正面刻画上了由线条勾勒的沧海云坪远景,背面则刻画着……倦收天的脸。

  “看起来有点怪怪的,”原无乡仔细端详着银币的背面,然后拿起来放在唇边迅速地亲了一下,“对吧,倦收天?”

  

  原无乡设想过很多次,倦收天第一次看见自己拥有了玄解化成的双手后,会是怎样的反应。

  可能有惊喜,可能有欣慰和释然。但无论如何,都不该有命运弄人的无奈和两难。

  而后与君擦肩,一别经年。

  

  “这就是我为什么会搬离元宗六象,在烟雨斜阳定居的原因了。”原无乡向新收的少年弟子轻描淡写地讲完了自己的往事,“所以,你师尊我虽然号称银骠当家,但其实……你以后大约不会和南宗之人有太多接触。”

  “那后来呢?”莫寻踪犹不死心地追问,难以接受这个故事并不美好的结局,“你和那位北芳秀,真的没有再私下见过面吗?”

  “见面或者不见面,有差别吗?”原无乡漫不经心地笑了笑,“若我真与他因为南北分裂而生出芥蒂,那见面了也不过徒增伤感。若我与他从不曾有过隔阂分过彼此,那就算不见面,也不会让彼此的感情褪色半分。”

  “哦,那到底见面没有嘛?”

  莫寻踪是个诚恳的,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好少年。

  “你猜猜看?”

  

  莫寻踪不猜!

  莫寻踪决定自己找出答案。

  他在烟雨斜阳附近细心考察了很久,发现有一个奇怪的人总是会在此地出没,经常在夜里爬到高处向烟雨斜阳眺望,并且唱歌。

  虽然唱的不是情歌,但也很可疑了!合理怀疑他是想要找机会跟师尊过度私交。

  莫寻踪就跑去蹲守了这个一直暗搓搓偷窥自己师尊的人:“前辈,你就是北芳秀吗?”

  “我不是。”罪负英雄说。

  “那你为什么老是偷看我师尊的状况?”

  “……因为我要监视他和北芳秀不能过度私交。”

  莫寻踪顿时如遇知己:“那你知道他俩私下偷偷见过面吗?”

  “我觉得有,但证据告诉我没有。”

  “这说了等于白说呀,”莫寻踪就很无奈,“……那请继续工作吧,拜拜了您呐!”

  

  莫寻踪从这次失败的找寻过程中吸取了经验——得先弄清楚北芳秀他到底长啥样。

  莫寻踪去向原无乡打探了一下北芳秀的长相。

  “你其实认衣服就行。”原无乡说,“一身金的那个准没错。”

  

  莫寻踪第二次出门试图寻找北芳秀。然后一去不回。

  最后原无乡亲自上了天都向罗喉道歉:“武君,吾徒无意冒犯,只是将您错认成了一位故人,十分抱歉。”

  回去的路上,莫寻踪小声为自己开脱:“师尊,这不能怪我,武君他确实一身金灿灿啊。”

  原无乡叹了口气:“对,是我的错。”

  他想了想,手心玄解运化,变出来一个银色的小小雕像,递给莫寻踪:“喏,北大芳秀他长这样,别再认错了。”

  

  莫寻踪接过那个小雕像。

  峨冠广袖,眉眼如刀。立如苍松不倒,观若剑芒临身。

  “哇,”莫寻踪小小惊叹了一声,“看上去很呛的样子哦,一定很不好相处吧?”

  “没有。”原无乡轻声否认,“他是一个很好的人。”

  莫寻踪耸耸肩:“不过……师尊啊,现在我敢肯定,你们真的有见过面耶。”

  “哦?”

  “不然,分开这么久,你绝对不可能把他的样子描摹得这么清楚吧!”

  “是吗?”

  原无乡回过头,也去看莫寻踪手里那个小小的倦收天。

  小小的倦收天也回望着他,眼神锋锐又温柔。眉目宛然如生。

  原无乡轻轻眨了眨眼。

  在相隔无数山海与光阴的如今,原来我真的还能把你记得那么清楚啊。

  

  这个银塑版倦收天后来被原无乡收了回去。

  再后来的某一天,倦收天在烟雨斜阳翻出了这个小雕像。

  然后去找工匠给它镀了一层金。

  并满意地将它留在了原无乡的床头。

  

  被收走了北芳秀手办的莫寻踪特别好奇:“师尊,你的银骠玄解,到底能变化出多少东西?”

  “为师也很想知道呢。”原无乡想了想,开始细数自己尝试过的变化,“可以变菜刀,斩骨刀切片刀都可以,锋利好用不会钝。擀面杖也行,但不如木制的好使。锅碗瓢盆都能变,但导热太快,用起来我会不舒服。”

  “……能变点跟吃无关的东西吗?”

  “可以,刀枪剑戟,各色武器。啊,还有一种很实用的工具。”

  “是什么?”

  “轮椅。”

  “轮椅?!”

  “对啊,可以在某人五感失序又没能完全掌握好怎么跟北斗指引互相配合的时候,带他出去遛弯并且对他为所欲为。”

  “呃……师尊,我不知道现在应该摆出怎样的表情比较好。”

  “这种时候你只需要假装在吃狗粮就可以了。”

  “……哦,好的。”

  

  虽然原无乡差不多已经说漏嘴了,但莫寻踪还是很想亲自逮到他俩私下见面的证据。

  因为……听师尊吹了这么多年的北芳秀,他是真的很向往倦收天的剑法了。

  希望有一天自己也能得到他的指点!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莫寻踪孜孜不倦的努力下,他发现了自家师尊的一个大秘密。

  烟雨斜阳里,居然有修建一间密室!

  

  莫寻踪试图溜进密室,但最终失望地发现,密室的锁是特制的,只有银骠玄解化出的钥匙才能将之打开。

  换而言之,只有原无乡才能进去,或者带人一起进去。

  莫寻踪决定做个不懂就问的乖巧徒弟:“师尊,你为何要在烟雨斜阳里修建密室?”

  “咳,”原无乡一本正经地清了清嗓子,“为师需要一个隐秘之所,来开发玄解的各种新用途。”

  莫寻踪大惑不解:“这有什么值得保密的吗?”

  “当然。”原无乡煞有介事地点头,“你没发现烟雨斜阳附近,一直有个北宗的人在徘徊吗?”

  “才知无敌~最负英雄~~的那个吗?”

  “说话就说话,不要唱歌。”原无乡敲了一下他的脑门,“对,就是他。”

  “那又如何?”

  “他是北宗的人啊,万一让他把我研究出的玄解新式用法传扬出去,你师尊我的底牌,可就被漏给北宗了。”原无乡正色道。

  “有道理!”莫寻踪大声赞扬,“师尊英明!”

  

  后来知道密室真正用途的莫寻踪眼泪都要掉下来。

  欺骗你的徒弟良心真的不会痛吗师父!

  

  不过莫寻踪想要见一见北芳秀的心愿,倒是在某一天终于达成了。

  弃天帝降临神州,四柱已失其三。为道真一脉计,北芳秀倦收天光明正大地走进了烟雨斜阳的庭院。

  莫寻踪正要热情地冲上去对倦收天表达一下仰慕,就被原无乡指派了出门跑腿的任务:“你去一趟沧海云坪,那里有一位老翁。若是他老人家得空,你就请他做一些烧饼带回来吧。”

  “啊?”莫寻踪沮丧,“师尊,你自己不是也会做吗?”

  “有朋自远方来来,当然要尽心招待。”原无乡说,“快去快回。”

  莫寻踪只能丧气地出门去了。

  

  倦收天看着眼前飞扬跳脱的少年人风一样地离去:“这就是你收的弟子?”

  “是啊,很有活力的年轻人。”原无乡微微笑了一下,“一看到他,就很容易想起少年时光。”

  相逢为君饮,仗剑走天涯。夜阑闲话,长堤系马。

  曾有两个少年人也这样在江湖里相遇相交相知相许,最后江湖老去,少年已远,只余日升月落间的相思相望相别离。

  “吾还在,你还在。吾此心未变,你此心未改,就已足够。”倦收天在院中落坐,“久别重逢,你就只想与吾说这些吗?”

  “是是是,小当家我一时失言,北大芳秀万勿见怪。”原无乡含笑,与他相对而坐,“那敢问北大芳秀,要与我说何事呢?”

  “若为公,我此行,是来与你讨论神州天柱之事。”

  “此事吾已听弦首讲过。”原无乡敛起了笑意,“目前他与一页书风之痕三教先天等人正前往磐隐神宫,若此战无法阻止弃天帝,那往后,吾等都要做好为苦境而奋战到死的准备了。”

  “是啊。”倦收天接口道,“所以,在不知道还有没有明天之前,吾来找你,除了为公事,还有私事。”

  “你是指……化消南北道真的恩怨?”

  “非也。”倦收天直视他,渐斜的落日余晖洒遍天地,在原无乡脸上晕出温暖的轮廓,“吾今日,与你不谈南北恩怨,只谈风月,可吗?”

  

  原无乡当然没有任何异议。

  在不知道还有不有未来的当下,及时行乐是十分必要的啊。

  因此,莫寻踪拎着一叠烧饼回返的时候,发现北芳秀和师尊都不见了踪影。

  他四处找寻,最后在密室附近听到了奇怪的声音。

  莫寻踪好奇心起,默默把耳朵贴上了墙壁——

  “你的银骠玄解,居然连这♂个也可以变?果然妙用无穷。”

  “唔!倦收天……把它拿出去!”

  “那要换成我的吗?”

  “你再磨蹭,我不介意让你……呃!见识玄解更多的变化……”

  “哦?比如呢?”

  “你听说过手铐吗?”

  “把我铐起来,然后……这样坐上来吗?”

  “你放下……唔!”

  

  莫寻踪听得一知半解。

  不过……看起来他们确实在忙于研究银骠玄解的新用法呢,师尊没有骗人。

  而且,听这剧烈的喘息声,也许还切磋比武得非常激烈吧。

  莫寻踪把饼放在门口,并且好心地敲了敲密室的门:“师尊,前辈,烧饼来了!”

  ……密室之内激烈的声音忽然一静。

  “我放在门口了哦,等你们切磋完毕,别忘了吃晚饭啊。三餐不按时,对肾不好。啊不对,是对胃不好。”

  

  密室之内,倦收天低头亲了一下受到惊吓的原无乡:“好了,不用担心,他应该还不懂。”

  原无乡把玄解变成了一个口塞,并且塞进了倦收天的嘴里。

  “闭嘴吧。”他说。

  

  后来这盘老翁特制烧饼,倦收天只来得及咬了一口。

  忙的。

  然后烧饼被原无乡收藏了起来。

  莫寻踪就很不解:“咬了一口的烧饼有什么收藏价值吗?”

  “当然有。”原无乡告诉了他一个小秘密,“因为,北大芳秀吃饼,一直都是一口吞一个。有时候还会一口吞一盘。”

  “这、这么豪放的吗?”

  “所以,只矜持咬了一口就放下的饼,实在是千年难得一见的罕世奇观。”

  

  但莫寻踪还对另一件事比较感兴趣:“不过师父,你和北芳秀又给玄解开发出了什么新用法?”

  “这嘛……”原无乡顾左右而言他,“为师让你去练的剑阵,进展如何了?”

  

  没有得到答案的莫寻踪决定去询问北芳秀:“前辈,你和师尊在密室里是不是又研发出了新的玄解用途?”

  倦收天一时无言,好半天才反问:“你师尊没有回答过你吗?”

  “有啊,他说我还小,修炼境界不够根基不稳,不是了解这种高深学问的时机。”

  “那就听你师父善劝。”

  

  莫寻踪是个有毅力的人。莫寻踪绝不屈服。

  莫寻踪决定使用迂回战术。

  于是第二天,莫寻踪被原无乡支出门去打酒的时候,悄悄绕了个圈子,潜伏回了烟雨斜阳附近。

  路上还遇见了同样悄悄潜伏的罪负英雄,罪负英雄友善地递给了他一副墨镜。

  “这是何物?”

  “……拿着吧,你会需要的。”罪负英雄语重心长。

  莫寻踪就拿着墨镜躲在了一棵恰好能看到烟雨斜阳庭院的树上。

  

  庭院里,倦收天和原无乡正一前一后从卧房里走出来。

  “昨日,你徒弟来问我,我们到底在密室里研究出了银骠玄解的哪些新用法。”倦收天无奈扶额,“还好吾搪塞过去了。”

  “……他居然也问你了。”原无乡神色微妙,“算了,徒弟长大了,会好奇也是理所当然。或许我应该送他一处自己的房产,让他学会独立?”

  “好主意。”

  “不过,我确实研究出了很多玄解的新用法啊。”原无乡摘掉手套,迎着晴日,化出满目绚烂银华,“看,此为银骠玄涛!”

  “适合你,很好看。”倦收天中肯地夸赞。

  “不止好看。”原无乡摇着扇子笑笑,忽然把扇一收,挑起倦收天下颔,眉梢轻扬,“这位道门美人,本当家看上你了,可愿与吾共赴巫山,双修一场?”

  倦收天就势搂住他的腰,唇齿交缠:“求之不得。”

  

  莫寻踪从树上砰地一声摔了下来。

  倦收天和原无乡一惊回头。

  莫寻踪整个人生观都受到了颠覆:“你你你你你你们——!光天化日!朗朗乾坤!”

  原无乡欲言又止,倦收天揽过他,唰地展开了银扇,隔绝了莫寻踪的视线,再度和原无乡继续了方才未完的吻:“小朋友,光天化日,朗朗乾坤,非礼勿听,非礼勿视啊。”

  

  莫寻踪本来以为今天得到的打击就已经是人生之最了。

  但他显然低估了人生的残酷。

  第二天,原无乡递给了他一张地契。

  “为师为你买了一处居所,名唤缺月疏桐。”原无乡微微一笑,神色温和,“以后,你就长居此地吧。”

  

  END.

  

  *其实分居时期大概还是挺虐的(。)但我不管!我只想写小甜饼!!

  *莫寻踪:啊,江湖,果然如此残酷QAQ

  *要被霹雳的时间线搞死……就当老弃降临神州搞事情是在50年前吧_(:з」∠)_

  *写文bgm是《乱世歌行》,很老的九州同人歌了。日月飞驰若光电,一生与君几擦肩。

  

  

  

  

  

  

  

  


评论(10)
热度(168)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
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经常消失。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真的杂食。
lofter不社交,约稿请私信。

微博:@苏迟不许睡过头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