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霹雳】【全员】苦境电视台

  *一个瞎几把搞的脑洞,随便看看好了【x

  *全员向,没标cp tag的就自由心证吧。


  为了娱乐除了追剧之外,就只能终日无所事事的广大仙山群众和退隐群众和有待出场的无姓名群众,魔吞不动城倾情推出了电视台业务。

  此业务由苦境翠环山玉波池百柳珠帘五莲台清香白莲素还真的好友屈世途提供技术支持。


  素还真当仁不让地担任了电视台第一期试水节目的主持人。

  努力想要争取主持人地位的谈无欲就很不服:“素还真一定暗箱操作了主持人投票结果!”

  “没呢。”素还真坦然回答,“劣者是凭实力当选的。”

  “哦?怎样的实力?”

  “能把以下这串开场报幕完完整整不打顿一气呵成地念出来的实力。”

  “什么报幕?”


  “大家好,欢迎收看苦境电视台综合频道。”素还真转向摄影机,面带微笑,“本频道由苦境翠环山玉波池百柳珠帘五莲台清香白莲素还真的好友屈世途和秦假仙联名赞助播出。”

  谈无欲:“……”

  谈无欲:“是在下输了。”


  “还在因为仙山生活或退隐生活而感到无聊吗?还在因为无法跟活着或死去的亲友交流而悲伤吗?还在为无法跟上时代的步伐而疯狂补剧吗?苦境电视台,您空闲生活的好选择。现在拨打热线8888-8888,就能随时购买一台电视机,并有专业技术人员为您上门安装电视设备哦!”

  正在扛着摄像机帮素还真录像的叶小钗:“啊……”

  原无乡:“你是想问素还真,现在还没有人安装电视机,我们的第一期节目要录给谁看吗?”

  叶小钗点头:“啊!”

  “免担心啦,”刚刚跑完外勤的洛子商抹了一把汗,“我和白衣已经用超高速跑遍了整个苦境,给各地的公开亭都安上了露天大屏幕!”

  原无乡:“好的,那我现在就只有一个问题想问城主了。”

  倦收天:“我们的员工福利里,包含每人一台上门安装的电视机吗?”

  “呃……”素还真一时语塞。

  倦收天主动退让了一步:“其实,城主你实在有困难,我们也可以只要一台就好。”

  原无乡也表示理解:“装在烟雨斜阳或者永旭之巅都行。”

  素还真:“这嘛……”

  叶小钗:“啊?”


  最终素还真采纳了叶小钗的办法。

  在魔吞不动城的大厅里安装了大屏幕。


  开播的第一天,傲笑红尘第一个搬着小板凳卡着点来到了大厅,并且给自己泡了一壶茶。

  随后结伴而来的黑衣白衣对天虎令的积极性表示了诧异:“咦,前辈怎么来得这么早?”

  “关心苦境时事。”

  白衣剑少和黑衣剑少还是很懵逼。

  城主他用来试水的就是个录播的娱乐节目啊跟苦境时事有什么关系?


  晚上七点半,节目准时开播。

  “大家好,欢迎收看苦境电视台综合频道第一期试运营节目——欢乐大本营。我是本期节目的主持人素还真。”

  屏幕上,素还真面带笑容,朝着观众微微一礼。

  傲笑红尘:“???”

  傲笑红尘:“!!!”

  傲笑红尘陷入了迷茫:“每晚七点半在综合频道播出的,不是新闻联播吗?”

  同样在大屏幕前看节目的一页书拍了拍他肩膀:“我会向素还真反应你这个中肯提议的。”


  第一期节目是在中阴界录制的。

  因为要请来的某些嘉宾已经仙山了,只能短暂地在中阴界停留,没法前往苦境。


  “第一期节目嘛,大家就当做试试水,随便玩一玩游戏什么的就行。”素还真说,“嘉宾们先分成两队吧,这样才比较有游戏竞争力。”

  叶小钗:“啊!”

  原无乡自动翻译:“他想问我们该怎么分队,抽签吗?”

  倦收天:“我要和原无乡一队。”

  疏楼龙宿:“我和剑子……”

  剑子仙迹:“我不和龙宿一队。”

  佛剑分说:“我不和他俩一队。”

  缎君衡举手:“其实,我有个比较简单的分队方法?”

  众人都看向他,缎君衡说:“可以让仙山的一队,还活着的一队?”

  “这就又会产生新的问题了,”天罗子说,“我们这种死了连仙山都去不了的人又该分到哪队?”

  缎君衡默默地坐下了。

  缎君衡说:“小友,你这句话插中我的心窝,非常之痛。”


  坐在他后排的蝴蝶君递给了缎君衡一张纸条。

  “用了我的台词,记得给版权费。我很贵。”


  缎君衡再一次感受到了心痛。

  就算这次节目里他和天罗子成为了裁判,也并没有让他觉得快乐。

  裁判又没有工资,主持人才有!


  “既然队伍已经分好,那我们就开始游戏吧。”素还真宣布,“第一轮游戏是抢答环节,劣者会说出三个关键线索,嘉宾需要根据线索猜出所指的人物。答对加一分,答错不扣分,游戏结束后,累积分数低的队伍会被惩罚,赢了的队伍将会获得奖励。”

  剑雪举手:“什么惩罚?什么奖励?”

  “保密。”


  “现在,游戏开始。”

  素还真在小黑板上挂出了三个线索:“擅长拳掌、金银、戴白手套。抢答开始!”

  倦收天第一个按下答题按钮:“这是一道送分题!是原无乡!”

  素还真面无表情:“回答错误。”

  原无乡和倦收天对脸懵逼。

  另一组的圣踪继续抢答,并对没经历过老剧的小年轻x2投去了鄙视的眼神:“是邓九五。”

  “回答正确!仙山队先得一分!”


  “第二题,出场后第一把剑断了、第一把剑之后的武器也没了、有换过好几次造型并且目前确认存活。”

  这次是剑子仙迹最先抢答:“是龙宿!”

  “不是。”

  “那就是疏楼龙宿!”

  “……也不是。”

  仙山队的一留衣正准备按下按钮的时候,被绮罗生眼疾手快地抢先了。

  绮罗生:“是意琦行。”

  “回答正确,存活队也得一分!”


  剑子仙迹就很不服:“线索和龙宿都能对上,你这是在故意扰乱我们的视线吧?”

  倦收天:“附议。”

  “对啊,”素还真摊手,完全承认了这个说法,“不能干扰你们的话,那还有什么娱乐性?我们就是这样清纯不做作完全不弄虚作假的节目呢。”

  叶小钗:“啊!”

  原无乡:“他说就算认识了你这么多年他还是对你的厚脸神功感到由衷的钦佩。”

  叶小钗摇头:“啊啊啊!”

  素还真安慰他:“不用急,我知道你不是他翻译的这个意思。”

  原无乡:“没关系,观众听不懂他的意思就行了。”


  “咳,第三轮。养过一段时间未成年人、因为一个很重要的人而去赴死、有朋友或者关系密切者是用刀之人。”

  慕少艾拍下按钮:“我!”

  “非也。”

  说太岁紧随其后:“那就一定是我。”

  “不对哦。”

  慕少艾和说太岁面面相觑,众人绞尽脑汁冥思苦想的时候,御不凡悠悠然答:“这样困难的题目,当然要像我这样机智的人来解答。是漠刀绝尘啦。”

  “正确,仙山队再得一分。”


  “啧,”身在存活队的极道先生用扇子敲了敲手心,“漠刀啊,你不能因为仙山队有御不凡就放水不抢答哦。”

  “等等,”醉饮黄龙非常不解,“漠刀养过小孩?”

  御不凡:“霜儿也是未成年呢。”

  “漠刀为了很重要的人赴死?”

  “这个我可以回答。”笑剑钝说,“当时他找过二哥拼命。”

  醉饮黄龙:“……”


  抢答的慕少艾和说太岁对于节目组设置出来的线索误导程度非常服气了。


  “第四轮。诶,这也是一道送分题呢。道门、白色调、有白毛毛。”

  疏楼龙宿:“剑子仙迹!”

  倦收天:“原无乡!”

  “都不对。”

  仙山队的冷别赋摇了摇头:“你们还不熟悉节目组的操作吗,这么明显的答案肯定都不对。”

  仙山队的燕歌行跟着点头:“是冷别赋。”

  “正确!”

  龙宿和倦收天就都很不服了:“他哪里有兔毛了???”

  “是白毛,不是兔毛。”燕歌行摇了摇手指,“审题要仔细哦。”

  龙宿和倦收天:“……”


  剑子仙迹举手:“主持人,我申请以燕歌行没有明确的死亡镜头为由,把他从仙山人员更改为失踪人员,即转变为存活队队员。”

  “申请成立,存活组得一分。”

  倦收天和原无乡和龙宿同时鼓起了掌。


  燕歌行:“……”

  冷别赋:“……”

  牧神:“世间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死在天涯海角,而是……”

  燕歌行&冷别赋:“请你闭嘴。”


  “好啦,最后一轮!这次的线索是:金色、生命力非常顽强就算看起来死了也不是真正的死了、有个会被戏称兔子的社会主义兄弟情对象。”

  黄泉和罗喉和原无乡同时按下了抢答按钮。

  罗喉:“我。”

  黄泉:“倦收天。”

  原无乡朝黄泉比了个大拇指。

  素还真:“是倦收天,存活队再得一分。”

  罗喉:“不是我吗?”

  黄泉看向罗喉:“第一,你得习惯节目组坑人的方式,听到线索后想到的第一个人绝对不正确。第二,你该补剧了。”


  “好了,第一轮游戏结束,仙山队两分,存活队三分,存活队获得胜利。”

  拂樱斋主看着仙山的枫岫,举手:“主持人,现在能说惩罚了吗?”

  “麦紧张。”素还真笑了笑,“不是什么大的惩罚,就请仙山队的诸位派几名代表来台上,用一句话诉说一下自己的悲惨生涯吧。”

  拂樱:“这算什么惩罚???”

  素还真说:“能够通过卖情怀和卖惨来为节目吸引观众的惩罚?”

  拂樱:“……”


  仙山队商量完毕后派出了代表们。

  先上台的是朱武:“我爹是我儿子,我被是我儿子的爹搞到求死并且最终死了。”

  玄膑:“我有四个独立人格的爹,并且被其中一个爹搞死了。”

  他化阐提:“我爹有三个爹,并且和他其中一个爹关系暧昧,我和弟弟一直在苦恼应该怎么称呼我爹的那个爹。”

  北辰胤:“我以为是我爹的人不是我爹,我还亡国了。”

  愁落暗尘:“我以为是我爹的人不是我爹,这个爹还把我亲爹给杀了。”

  泪鸦:“我爹……”

  素还真终于忍不住打断了一下:“我们接下来能不提爹了吗?”

  泪鸦:“……那我没什么要说的了。”

  素还真:“还有不是被爹坑了的人来发表一下感言吗?”

  现场一片静默。

  然后咒世主站了出来:“间接被儿子坑死了的爹可以有姓名吗?”


  素还真:“……”

  素还真决定迅速终结这个话题:“本期苦境电视台综合频道第一期节目到此就结束了,感谢大家收看,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叶小钗:“啊!”

  素还真:“啊,你提醒得对。本次节目胜出者将会获得的奖励是——仙山组团七日游,恭喜存活队~!”

  原无乡小心翼翼举手:“我先问一下,七日游最后会安排返程的吗?”

  “……包返程。”


  仙山某公开亭。

  莫寻踪:“师尊和北芳秀要来仙山了!我们准备一下去迎接吧!”

  罪负英雄:“嗯,记得带上墨镜。”

  斋玉髓&柳峰翠&错江声:“我们先去订个横幅!要写北极魁斗芳华隽永秀绝天下!”

  天履正道&离凡道老:“我们要写南宗有道真共主谁敢不从!”

  葛仙川:“……”

  葛仙川想撕,但葛仙川看了看紧盯自己的抱朴子,还是选择默默走掉了。


  后来,去过仙山七日游的大家,都现场围观了一场源自道真内部的粉黑撕逼大战。


  TBC.


  *一个忽然冒出的沙雕脑洞,我也不知道还有不有后续就姑且打个TBC吧。


评论(14)
热度(212)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
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经常消失。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真的杂食。
lofter不社交,约稿请私信。

微博:@苏迟不许睡过头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