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剑三】【叶英单人粮食向】传剑

  *一个庄主单人粮食向的文,想写这样的故事很久了。他已经老去,他永不老去。

  *祝 @若若秋 生日快乐。

  

  ——与卿俱是江南客,来不相知去不留。

  

  叶炜给叶寻和叶雪一人削了一把木剑。

  “拿去吧。”他说,“这就是你们人生的第一柄剑了。”

  叶寻特别开心,抢着接过剑:“我是哥哥!我要先拿!”

  “你是哥哥,所以你得谦让一下弟弟我!”叶雪伶牙俐齿地反驳,“二伯父昨天才给我们讲了孔融让梨的故事呢。”

  “但这个是我身为哥哥的责任,不能谦让的呀。”叶寻也认真反驳,“我是哥哥,所以我要第一个拿起剑,才能保护弟弟!”

  叶雪若有所思:“就像……大伯父那样吗?”

  “对呀,我想成为大伯父那样的人!”

  

  叶炜看着面前的昂首挺胸的小小少年。

  他轻轻地眨了一下眼,忽然之间只觉时光轮转。很多很多年以前,他也是这样,从二哥手里接过一柄木剑,然后兴致昂扬地去找海棠树下的大哥挑战。

  然后被叶英以沉默拒绝。

  次数多了,他就会很沮丧:“大哥为什么不和我比剑?是因为我剑法还不够好吗?”

  “不是。”

  “那是为什么?”

  “因为没有必要。”

  叶炜不由失望:“那意思还是我剑法不好嘛!”

  叶英便低头看向他,年轻的藏剑少庄主眉目间有一种凛然的郑重:“我是你们的长兄,守护藏剑山庄,是属于我的责任。并不是你的剑法不够好,而是……在你剑法进境的同时,我也在不断精进自身。我不会让你的剑法有超越我的一天,因为那样,我就无法再保护你了。”

  叶炜就很不服气了:“那万一我的剑法真的能超越大哥呢!世事无绝对嘛。”

  “如果真有那一天的话……”叶英微微仰起头,透过枝叶葳蕤的树荫看向高而辽远的天空。他轻轻笑了一下,声音平静而温柔:“如果真有那样一天,就请代我把这份守护藏剑山庄的责任传续下去吧。”

  

  而后几十年倏忽而过,观花抱剑的青年已经盲眼白发,藏剑山庄拿着木剑的少年也已换了一代人。

  叶炜在送出木剑的这一刻,忽然特别清晰地意识到了时光的残酷和温柔。

  他的大哥也是凡人,他的大哥不再年轻,他的大哥也会老去。

  纵有无上心剑,也敌不过光阴如洗。

  但当叶英老去的时候,藏剑山庄依然还会有持剑而行的少年人,愿意以一己之力,护藏剑万世安稳。

  

  叶炜低下头,像曾经的叶英那样,对着手拿木剑的一双小少年微笑起来。他把第二柄剑递给叶雪,叮嘱道:“那你要帮助你的哥哥,让他以后不会走得太艰难。”

  “我当然会呀!要是没有这么聪明的我去给他帮忙,哥哥绝对会弄得一团糟的!”叶雪接过剑,大包大揽地拍了拍胸口。

  “喂,我是哥哥诶,你得尊敬我,不许说我的坏话!”

  叶炜看着他们打闹而去,好心地提醒了一句:“哎哎,剑不是用来抡也不是用来砍的!想学用剑的第一课,去天泽楼找你们大伯父吧。”

  “咦,可以吗?”叶寻叶雪同时回头,同声发问,“不会打扰到他吗?”

  “不会。”叶炜一笑摇头,“我想……这样的打扰,他大概已经等待得太久了。”

  

  叶英很温和地接待了他们。

  他让侍女端出了精致的小点心和消暑的酥山。叶寻欢呼着扑向了往外丝丝冒着凉气的冰品:“哇大伯这里好多好吃的!”

  叶雪则是有点惊讶:“哇,大伯刚刚也在吃酥山的吗?”

  叶英反问:“我不能吃吗?”

  “不是啦不是啦,就是听说大伯你喜欢……那什么,抱剑观花嘛。”叶雪挠挠头,“我还以为,不管是炎夏酷暑,大伯你都会顶着烈日或者风雪站在外面呢,绝对不会跑到室内躲凉吃冰品啦。”

  “顶着烈日风雪?那就不是抱剑观花了,那是在自罚。”叶英被他的童言童语逗出了一点微小的笑容,“你们大伯也是人,不是雕塑。”

  “但大伯现在看花的时候也很少了!”叶寻嘴里含着满满的冰砂,模糊不清地提出了自己的发现,“我有好多次好多次都没在海棠树下看到大伯了!”

  “剑已在心,花亦在心。我身在何处,便在何处观花悟剑,何必拘于一地。”叶英轻轻地说。他知道两个小孩子并不能听懂,便先转移了话题:“你们拿着木剑来寻我,是想学剑吗?”

  “对啊对啊,”叶寻叶雪同时点头,“三伯父说,想要学剑,就得来问您学第一课,也是最重要的一课!”

  叶英点了点头。

  “我要教你们的东西很简单,一句话就能讲完。但也很复杂,因为你们或许需要用一生去懂得。”叶英轻而缓地说。

  “拿好你们的剑,不要放下,然后遵循内心的剑意,一直走下去。”

  叶寻叶雪同时坐正了身体,等待下文。然而叶英真的就只说了这一句话。

  没有下文。

  “就、就是这样吗?”两个小少年一起迷茫了起来,“不需要教我们怎么拿剑出剑运剑,还有四季剑法山居问水剑意……之类的吗?”

  “不用急,那些都会有人教你们。”叶英说,“我想教给你们的,只是一点剑心。千折百回,一往无悔,不改初衷。”

  叶寻和叶雪面面相觑。

  “但、但是怎么可能拿起剑就不放下嘛,”叶寻忍不住认真地反驳,“吃饭的时候,睡觉的时候,洗澡的时候,嗯……还有去茅房的时候,很多很多时候!”

  “不是这样的不放下。”叶英微微笑起来,温声道,“把剑放在心里就好。”

  “怎么样……才能算放在心里呢?”

  “当你能循剑而行,再无迷茫的时候。”

  “咦,那这样说的话……大伯小时候学剑,居然也迷茫过吗?”叶雪双手托腮,好奇地歪了歪头。

  “当然。”叶英轻轻点头,“我也只是世间一名平常而又平常的剑者罢了。”

  “那大伯当时是怎么做的?”叶寻同样好奇起来,凑过来一脸打算听故事的表情。叶英便当真与他们讲述了这个短暂的故事:“因为我曾遇到一个人。”

  “谁啊?”

  “我不知道他是谁,甚至他的样貌我也不曾记得。”叶英缓缓地说,“他自我梦中而来,送我一柄以心铸成的剑。”

  

  故事很短,三两句就已经讲完。

  叶英送走了两个吃完酥山的少年人,而后回房,歇了个短暂的午觉。

  夏日炎炎正好眠。

  他在这盛夏的午后做了一个梦。

  

  梦里正是春光温柔时节,他在藏剑山庄里漫步而行,行色匆匆的弟子们都与他擦肩而过,似乎正在准备一场盛事。

  他们都看不见他。

  叶英在山庄里慢慢地走。他已经很久没用双眼来丈量过藏剑的每一寸土地,但在梦里,他尚可以把这个熟悉到极致的地方尽收眼底。

  生有青苔的石板路,铺满睡莲的池塘和凉亭,伫立正门的巨大雕像,天泽楼前的海棠树和石碑……一花一草,一石一木,甚至连院墙上倔强地从石缝里开出花来的蒲公英,都和记忆里别无二致。

  

  然后叶英在院墙隐蔽的角落里看到了横剑抱膝的自己。

  他忽然知道自己梦回何时了。

  这时是开元三年,他年方十岁。

  

  他十岁时已学四季剑法两年,却在剑法一道上始终不得叶孟秋认可。甚至在他的生辰宴前夕,叶孟秋还曾直言对他失望至极,忧心山庄未来不知该托付何人。

  就算再怎样早慧,就算再怎样心智坚定,此时的叶英,也还只是个十岁孩童。

  他的剑之一道,与叶孟秋大不相同。

  故而被父亲直言呵斥之后,他也会因为对剑道的选择而陷入短暂的迷茫。

  然后选择避开人群,自己一个人独坐,静思前路。

  

  叶英朝着十岁的自己走去。

  “可以陪你坐一会儿吗?”他问。

  小小的叶英抬起头:“你是谁?我没在山庄里见过你。”

  “我也是山庄的人。你以后总会遇见我。”叶英轻声笑了笑,在他旁边席地而坐,“你在想,自己的选择,到底是不是正确,到底要不要坚持下去,到底能不能撑起山庄的未来,对吗?”

  “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因为我与你有过同样的经历。”

  小小的叶英闻言忽然坐直了身体。他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向这个陌生又熟悉到剑者吐露了自己的犹豫:“那……你觉得,我坚持的路,是正确的吗?”

  叶英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十岁生辰宴前的某个午后,他曾在山庄一处院墙的角落里独坐,然后靠着墙睡着了。

  他在那时做了一个梦。

  梦里有一个看不清面容的人,来到他身畔,与他轻言慢语地说话,带他走出了剑道的迷雾。

  他一直记得这个梦。梦里那个人很好很好,他很想知道那个人是谁,是不是真的存在。他想跟他说一声谢谢,为这少年时匆匆一面的陪伴和包容……但现在,他已经知道这声谢不必再言了。

  

  叶英睁开双眼,看向眼前的少年。

  “我不能回答你的问题。”他说,“也没有人能回答你的问题。”

  少年叶英沉默地低下头去。

  “但是,你可以问心啊。”叶英温和地说,“你的剑在你心里,不在我,不在你父亲,不在他人。问你心中的剑吧,它知道该怎么选择。”

  “心中的……剑?”少年叶英轻轻地重复,“你也是这样选择的吗?”

  “循剑而行,一往无悔。”

  少年叶英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然后微微皱起眉,苦恼:“但我……如果找错了心中的剑,该怎么办?”

  叶英无声地笑了起来。

  时光将从前的记忆变得模糊,他从不知道自己年少时还曾有过这样鲜活的一面。

  “放心,你不会找错。”叶英耐心地安慰他,“如果……你真的特别担心,那我送你一柄剑吧。你把它放在心里,如何?”

  少年叶英期盼地仰头:“什么剑?”

  藏剑山庄收藏天下神兵,他并不期待这个萍水相逢的剑者会送出什么罕世的宝剑,但是对于人生之中收到的第一份以“剑”为名的礼物,仍旧满怀期待。

  

  叶英长身而起。

  他微微踮起脚,伸长了手,探出墙外,折了一枝开得正好的杏花。

  然后将花枝送到少年人的眼前。

  “送给你。”

  少年叶英眨了眨眼:“这就是……你送我的剑?”

  “是啊。”叶英认真地点头,“天地万物皆可入心,天地万物皆可为剑。你在心里有这枝花,你在心里就有剑了。”

  少年叶英眼神渐渐亮了起来。

  那些笼罩在心头的迷雾和沉重忽然在一昔之间散去,开出春日灿烂而温柔的花来。

  他伸出双手,接过那枝花。

  “我会好好把它放在心里。”他郑重地承诺,又问,“谢谢你送我的花,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以后……还能再找你说话吗?”

  “不必了,以后……大概不会再相逢,大概,也终会相逢。”叶英俯下身,拍了拍少年的肩膀,“至于姓名……该知道的时候,你便会知道了。”

  温软春光里,他的身形轮廓渐渐变得模糊,如水一般晕染开,渐渐淡去。

  少年叶英上前一步,试图拉住他的衣袖:“你要走了吗?我以后是不是找不到你了?”

  叶英轻轻地摇了摇头。

  “你不需要找我。”他朝着年少的自己露出了一个温柔的微笑,“你会……成为最好的我。”

  “与卿俱是江南客,来不相逢去不留。”

  他彻底消散在梦境之中。

  

  叶英从梦中醒来。

  他已经忘记了梦里的情境,只依稀记得自己在梦里来到了许多年前的藏剑山庄。

  窗外有零落的蝉鸣声,此起彼伏,如同在讲述一个荒诞而杂乱无章的故事。

  院墙之外,山庄内的杏树早已硕果满枝。

  叶英坐起身,在枕畔发现了一束被折断的花枝。

  

  是一枝在时光里凋谢的杏花。

  

  

  END.

  

  

  *对,就是一个庄主小时候做梦,梦到未来的自己来送自己一柄心之剑的故事。多年以后,他成为了这个梦里的、年少时曾经憧憬过的,很好很好很好的自己。

  *然后没有藏剑叶家万世安稳了,《剑侠情缘外传》里卓非凡毒杀了叶氏满门成为了藏剑庄主。每次想到这个剧情我就特别意难平……

  

  

  

  

  

评论(11)
热度(201)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
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经常消失。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真的杂食。
lofter不社交,约稿请私信。

微博:@苏迟不许睡过头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