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霹雳】【金银双秀】百鬼夜撕

  *在一个画风适合布袋戏的中元节,写一个画风和其他cp都不一样的故事(。)

  

  

  对倦收天和原无乡而言,今天是特别忙碌的一天。

  

  中元节嘛,对有亲朋逝世的人而言,这个节日就是提供给仙山的亲友们一个回乡探亲的机会。大家烧烧纸钱放放河灯,再投喂一些苦境的美食给长居仙山的亲友,叙叙旧唠唠嗑,一起度过特别和谐美好的一天。

  所以对大多数人而言,中元节是个挺好的节日。

  ……但对道真双秀来说,按照往年的经验,今天就会过得非常一言难尽。

  

  原无乡买回来一大捆的纸钱和锡箔。

  倦收天接过来,把它们分门别类地分成了好几堆。

  “今年怎么烧?”他有点苦恼地拿起用来折金锭银锭的锡箔纸,“你师兄师弟师妹不要我折的金银,北宗五扉不要你折的金银,三辉只要我折的金银,你徒弟我师弟要我俩一起折的金银,双揆既不要我折的金银也不要你折的金银……”

  “停,停,停。”原无乡抬手打断他,“今天要做的事很多,就不要说双口相声了吧。”

  “……我是很认真地在发问。”

  “我觉得他们分辨不出来,”原无乡想了想,决定把一切交给演技来解决,“一起折吧,烧给他们的时候换一换说辞就行?”

  “好。”

  

  除了折金锭银锭,放河灯也是一大难题。

  正所谓人为阳鬼为阴,陆为阳水为阴。放灯于河中,恰能替自仙山回返阳世的鬼魂照亮这条由阴返阳的路。

  所以他俩要放的河灯也多到令人心累。

  “抱朴子师兄要单独放一行河灯单独走一条路,不然会忍不住暴走不争气的后辈或者北宗之人……濮阳师弟灵犀师妹要单独走一条,他俩跟南宗其他人不太合得来当然跟北宗就更合不来。双揆……呃,他俩那个暴脾气也单独走一条比较保险,特别注意要和你们家三辉隔得远一点。小莫得单独走一条,年轻人打架容易吃亏,还是跟别的人保持距离为佳。”

  原无乡一边数一边列出了要买的河灯数量,并为自己的钱包哀悼。

  倦收天试图替他找出省钱一点的方式:“可以让你徒弟和罪负师弟一起走?他俩没啥矛盾,还能让师弟照顾他一下。”

  “不行。”原无乡一口否决,“我养他的时候付出了特别多的努力才没有让他变成第二个深夜k歌爱好者。绝对不能让他跟罪负一起混!”

  “……好吧。”倦收天帮他拿着买好的一堆河灯,“那罪负师弟也自己走一条免得祸害其他人的听力,三辉和五扉也分开吧,和四东或许可以一起走?”

  原无乡疑惑:“三辉和五扉为何也要分开?”

  “……信仰冲突,容易掐。”

  “信仰?”

  倦收天谜之沉默了三秒钟,似乎有点难以启齿:“三辉吹我,五扉吹道魁。”

  原无乡:“………………不是很懂你们北宗这种吹先天如粉爱豆的传统。”

  

  原无乡看着缩水的荷包,想想之后还没买的祭品也要分开成好几大桌,就有点淡淡的忧伤。他突然萌生了一个想法:“我有一个提议?”

  “你说。”

  “现在南北两宗已经统一,我身为名义上的道真共主,也应该为促进仙山南北大和谐做一点努力?”

  倦收天秒懂:“你想省钱?”

  “哎呀,当然不是。”原无乡冲他比划了一个嘘的手势,“是为了促进南北友谊!所以我们这次不论烧纸钱烧金银锭也好放河灯也好摆祭品也好,都只合并成一大份吧!要打破传统藩篱勇于挑战新局面!”

  倦收天盯着他竖起来压在唇上的手指,目光炯炯,不说话。

  原无乡就在他看穿一切的视线下小声承认:“当然,省钱也是其中一点很小的原因嘛。”

  倦收天依旧紧盯他不说话。

  原无乡就很不解:“倦收天?”

  倦收天看着他把修长的手指压在饱满的唇上,内心蠢蠢欲动,完全没听进去原无乡到底说了啥。

  他忍了又忍,终于在两个人离开街市之后亲上了那两片一直在诱惑他的唇:“……按你说的办。”

  

  于是今年的中元节,倦收天和原无乡就比往年要清闲多了。

  他俩一起拆了一大堆纸钱,叠了一大堆金锭银锭,放了两排长长的河灯,然后摆出一大桌丰盛又美味的祭品。

  最后坐等仙山众人返程。

  ……想想待会儿可能要面对的混乱局面,两人还有点小忐忑。

  “别担心。”倦收天小声对原无乡说,“我给你徒弟藏了一盘烧饼,待会儿他要是抢食失败也不会饿肚子。”

  “…………谢谢哦。”

  

  原无乡促进南北宗仙山人员增进友谊的活动计划最开始失败得很彻底。

  

  抱朴子第一个从仙山启程,踏上了河灯指引的路。然后被特别兴奋一路疾跑跟狗撵一样的莫寻踪追上了。

  对于这个性格活泼的年轻后辈,抱朴子还是很关爱的。他很和善地拉着莫寻踪唠嗑:“是小莫啊,急着去见原无乡?来来,跟我一块儿走,别跑这么急,容易迷路到其他阳间去。”

  莫寻踪气喘吁吁地摆手:“不、不是我想跑……”

  “竖子站住!”

  “别跑!”

  抱朴子闻声回头,就看见判事双揆气势汹汹地追了上来。

  他把莫寻踪往身后一塞,抖开前任南宗领教的大佬气场,兜头给双揆一人拍了一记爆栗:“干嘛呢?怎么对后辈的?”

  天履正道趁机告状:“他对宗门不忠!学过北宗的剑法!”

  “这有什么,我原无乡师弟也学过北宗的剑法。”抱朴子满不在乎,“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

  离凡道老继续告状:“他还崇拜北芳秀!把倦收天吹上了天!这个思想就很政治不正确!”

  “这有什么,”抱朴子继续不以为意,“我原无乡师弟还是天下第一倦吹呢。”

  判事双揆同时沉默了,然后放了个大招:“他连死后都葬在了北宗!还用的北宗以剑为碑的传统!”

  “这有什……嗯???”抱朴子忽然反应过来,“等等,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其他细节都可以不管,南宗的人绝对不能以北宗为家,这可是关系到谁娶谁嫁(?)的宗门尊严!

  莫寻踪陡然升起一股不妙的预感。

  强烈的求生欲使得他拔腿就跑,并高声向路过的三辉求援:“救命!!看在大家葬在一起的份儿上!”

  

  抱朴子先教判事双揆好好做了做人,又教了莫寻踪好好做人,顺手也把试图抢救莫寻踪的三辉教做人了。

  三辉不服,三辉决定放下和五扉的争爱豆之仇,再把四东和罪负英雄联合起来,顺便拉上远风尘和人间世,大家齐心协力搞一发南宗那个霸道前领导。

  

  于是倦收天和原无乡终于在阳世接到众人的时候,发现大家都有点衣冠不整,有的还比较鼻青脸肿。

  鼻青脸肿莫寻踪拉着师尊的袖子汪地一声就哭了:“师尊!吾要迁坟!”

  原无乡:“???”

  

  原无乡决定先给大家发点钱,转移一下矛盾目标。

  不管什么时候,领工资都是一件让人或者鬼都会觉得身心愉悦的事。

  但今年的工资也烧得一锅杂烩。

  柳峰翠联合错江声斋玉髓,眼疾手快地把最值钱的金锭都挑走了:“这是我们北宗烧的!”

  濮阳刚逸实名不服:“钱上又没写你名字!你喊它一声它能答应吗!”

  “但它长得和北芳秀配色一样,当然就是北芳秀烧的。”柳峰翠振振有词,“同理,银锭我们就不和你们抢了。”

  濮阳刚逸气得一噎。

  决定还是放弃嘴炮,捋袖子打架比较实在。

  

  倦收天和原无乡坐在祭品桌旁边,眼看着一年领一次工资的同修们干架干得热火朝天。倦收天说:“……下次咱们还是换个方式增进南北友谊吧。”

  原无乡抓了一把瓜子:“不急,俗话说不打不相识嘛。我觉得还有挽回的余地和转机。”

  倦收天也陪他一起就着茶水嗑瓜子:“什么转机?”

  “先等等,应该快了。”

  “嗯?”

  “哎呀,转机到了!”

  原无乡抄起满手的瓜子壳,凝气一运,气吞山河地当做暗器扔了出去。

  

  刻意远离了南北宗大部队,并且趁着大部队掐架打算偷偷地低调地溜去坟头薅点香火供品的葛仙川,在阳世露面的第一个瞬间,被劈头盖脸地糊了一身瓜子皮。

  倦收天瞬间领会了原无乡的意思。

  倦收天气沉丹田,非常配合地高声一喝:“葛仙川来了!”

  

  抱朴子停手了,抱朴子迅速看向葛仙川。

  濮阳兄妹和判事双揆跟着看向葛仙川。

  三辉四东五扉罪负英雄五散子敬遨游乾坤戏人间世远风尘同时虎视眈眈看向葛仙川。

  葛仙川:“!!!”

  今年也是没人烧纸还要被群殴的一年呢……难受,想哭。

  

  趁着大家同仇敌忾围殴葛仙川,原无乡悄悄向莫寻踪招了招手。

  莫寻踪一溜小跑就过来了:“师尊!还有师……”

  倦收天意味深长地看着他,表情和善。

  原无乡也一脸微笑地看着他,表情和善。

  莫寻踪痛苦地在师爹和师娘里徘徊了一下,最终选择了一个比较安全的称呼:“师叔!”

  倦收天就很友好地塞给了他一盘烧饼:“趁热吃。”

  原无乡也很友好地塞给了他一叠仙山专用银票:“自己悄悄烧。”

  莫寻踪在心里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这场促进南北两宗友谊的中元节大联欢,因为葛仙川的出现而完美落幕。

  抱朴子好好教了葛仙川做人,神清气爽。

  罪负英雄围观他们揍人并且给他们高歌一曲配了乐。

  濮阳刚逸甚至还和柳峰翠友好地交流了一下揍人揍哪些地方比较痛。

  判事双揆比较热情地教了远风尘人间世鹏虎双型阵的开阵诀窍。

  总之在揍人的时候大家都配合得挺好,打着打着就发展出了一笑泯恩仇的友谊。

  

  倦收天磕完了一盘瓜子:“我觉得,待会儿让他们坐一桌共享祭品好像也不是什么天方夜谭了?”

  “我也觉得。”

  倦收天就开了瓶昔酒给原无乡满上,举杯:“那就……敬南北宗仙山联谊活动圆满举行?”

  原无乡爽快地举杯与他相碰,然后一饮而尽。

  

  在莫寻欢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倦收天把一只喝醉了的原无乡打包扛进了烟雨斜阳的密室。

  倦收天对他说:“嘘。”

  莫寻踪:“……”

  莫寻踪有一种跑去找三辉说自己要对北芳秀粉转黑的冲动。

  

  原无乡腰酸背痛地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

  倦收天一边给他按腰一边说:“我们明年也这样过中元节吧。”

  能省钱,能吃瓜围观群殴表演,能让仙山同修因为互相怼来怼去或者握手言和而忽视了他俩这个上供者,使得他可以从容地和醉后的原无乡度过一个回味无穷的夜晚。

  

  原无乡一巴掌拍开了他的手。

  原无乡看着烟雨斜阳的院子里斜插的一柄剑,那是粉转黑并且跟三辉拆伙从北宗自动迁坟回来的莫寻踪。

  原无乡说:“做梦。”

  

  End.

  

  莫寻踪:我粉的爱豆对我师尊耍流氓!!!我要脱粉回踩!我要粉转黑!!!

  莫寻踪:哦豁,我师尊今天好像也对我爱豆耍了流氓。

  莫寻踪:他俩能不能不要互相耍流氓了!!!!

  莫寻踪:谢谢大家关心,我回粉了,我还迁坟回了原址,我被闪瞎得戴上了一千米墨镜。

  

  

  

  

  

  

  

  

  

  


评论(6)
热度(153)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
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经常消失。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真的杂食。
lofter不社交,约稿请私信。

微博:@苏迟不许睡过头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