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剑三][王遗风x叶英]闲花(二)

龟速更新中,前文链接在此


  (二)


  千万里山水迢迢之外的恶人谷,也在筹备着过年的事宜。

  整个烈风集里难得地不再煞气腾腾、满目荒凉,被灯笼红结、窗纸对联装饰得透着几分热闹团圆的喜气。

  王遗风向来是不怎么管这些琐碎事务的,以往都是陶寒亭在打理,里里外外忙得团团转。然而今次王遗风忽然心血来潮,觉得徒弟既然长大了也该历练历练,遂把莫雨塞到雪魔堂,对陶寒亭道,今年谷里的大小事务,皆可交付给莫雨去办了。

  正包袱款款预备远行的莫雨,忽然感受到了一股不祥之兆……


  莫雨是没准备要留在恶人谷过年的,他已经和人约好要回去稻香村看一看,留在那里过个年……纵然时隔多年人事两...

[剑三][王遗风x叶英]闲花(一)

  闲花


  *是“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系列的第四篇,相对独立,不看前文也没有关系。


  ——云中雁回岂是故人托。


  (一)


  今年冬天,江南之地下了一场大雪。

  雪最大的时候曾在地上积了寸许深,几乎能淹没脚背,藏剑山庄的屋檐上全是融融一片白,叶琦菲跑到廊下团了个雪球,举起来朝着叶凡示意:“五叔!是雪哦!”

  叶凡回过头来,伸手稳稳接过迎面而来的雪团,微一扬眉,朝她飞了个大大的白眼:“这么大了,还是淘气。”

  叶凡和唐小婉结缘的经过,整个藏剑山庄就没有不知道的。叶琦菲小时候听叶炜讲到这件事,还特...

[剑三][谢云流x李忘生]几时共客长安·09

*前文可以搜索自带TAG#几时共客长安#来get


  (九)家书至

  

  李重茂是太子第四子,尚未成年,未曾开府,只在宫外有几所别院。他昨夜装病闯过宵禁,虽然事出有因,也在回宫中医治后,又被罚了禁足半月,师兄弟二人自然见不到他。

  听闻此讯,李忘生神色微微一松。

  谢云流似有所觉,斜觑他一眼:“你好像不怎么喜欢跟这人打交道?”

  “也不是……”李忘生迟疑片刻,道,“只是觉得,此人不宜深交?”

  “怎么说?”

  “昨夜我与他一会,发觉此人玩心甚炽,极为关注江湖之事。这并不坏,但他似乎又隐隐有些贪恋富贵权势的意思。”李忘生叹一口气,年纪轻轻,竟然显出几分沉稳之态,...

[剑三][谢云流x李忘生]几时共客长安·08

*前文链接请搜索TAG#几时共客长安#来get


  (八)纯阳宫

  

  杏花林下,酒过三巡。李隆基饮兴未艾,正要拉着吕洞宾继续深谈,忽然一缕夜风侵袭而来,隐隐有入骨寒凉。

  吕洞宾眉梢一动。

  他放下酒杯,附耳和临淄王低语了几句,李隆基脸色骤变,连忙问:“以仙长之见,该如何应对?”

  吕洞宾神色淡然,拂袖起身:“先发制人。”

  

  他二人是晚宴的主角,一举一动备受瞩目,见临淄王神情不对,众人都连忙停了宴饮,屏声静气,李隆基见状,安抚地笑了笑,举杯示意:“吕仙长有私事离席,诸君不必拘束,请便。”

  吕洞宾略向四座一拱手,点足而起,没入茫然夜色里。

  方才...

[剑三][王遗风x叶英]看不见

 
     *还是一个没什么意义的短篇。

  *虽然腊八节已经过了但这篇就是个腊八梗。

  

  叶英觉得有点饿。

  桌案上倒是摆着整整齐齐的菜肴,色香味俱佳,是罗浮仙烹制的,样样都符合他的口味。

  此来天山小西天,他原本并不愿惊动任何人,但启程之前叶晖说大哥你一向甚少出门,恐怕不习惯外面的饮食,带上罗浮仙也方便照料起居。叶英心内一想,便答应了下来。

  小西天里一个王遗风,一个叶凡,都不像是会做饭的人。

  

  事实证明,这个决定分外英明。

  小西天里风光无限好,日常杂物却是什么都缺。幸好罗浮仙细心,在行李里备用带许多常用之物,否则叶英...

[剑三][谢云流x李忘生]几时共客长安·07

*前文链接请搜索TAG#几时共客长安#来getXD


  (七)更漏长

  

  谢云流拄着剑,努力将自己的喘息声压到最低。

  小腿处的剑伤仍在淌血,淡淡的血腥气扩散开来,极易暴露行迹。他在怀中摸索一阵,找到了随身带着的金创药,低头卷起裤腿,撕了一截内衫下来包扎止血。

  敌手太强……他竟然全然落在了下风。

  幸好方才让李忘生先走,否则恐怕护他不住。想来,现在他也该找到吕洞宾了。

  谢云流暗暗咬牙,他未曾料到潜入李隆基府邸的人会有这样强的功力。那人在被自己拦阻之时上手全是杀招,剑剑狠厉,全然不像一个探子,倒像是特意来取命的杀手。

  他过手数招便知不敌,且战且走,欲要将...

[剑三][谢云流x李忘生]几时共客长安·06

  (六)起波澜

  

  李隆基寻找吕洞宾的踪迹已久,此间缘由,要从李世民曾被一得道之人相赠《开元典论》说起。

  太宗自此书中领悟开国之道,又听赠书的道人说尚有一部记载治国之道的典籍,出自“纯阳”,是以太宗登基多年来一直派人找寻,却毕生无功。

  之后时移世易,李唐皇室的后人早已忘却此事,但生在武帝治下、内心颇有鸿图的临淄王李隆基,却暗中将它放在了心上。

  他在这年新点的举人名录里知晓了吕岩道号纯阳子,惊疑之后便去寻查此人下落,奈何吕洞宾行踪缥缈,难以探听。

  此刻见吕洞宾主动上门,提及此书,更是欣喜非常。

  他再向吕洞宾躬身一礼,将师徒三人迎入府邸:“此地不是说话之处

[剑三][谢云流x李忘生]几时共客长安1-5

几时共客长安

  

  谢李相关,始于少年,终于安史之乱。

       1-4章是旧稿,第五章是新写的。

  

  (一)无可道

  

  众所周知,春秋之时,学识渊博者被称为“子”,以示尊敬。所以老聃又被称作“老子”。

  穿着道袍的少年人翻翻手边书简,逗逗窗头八哥儿,似乎觉得很是枯燥乏味,不满地低声嘟哝:“老子真是无聊死了。”

  说是道袍,其实不太恰当。他身上衣衫只有黑白二色,是短打式样,更像游走江湖的剑客装扮,只在袖口和腰带上纹着太极图。不过少年是随着纯阳子来作客此间,李忘生想当然地就觉得他穿的该是道袍。...

[剑三][王遗风x叶英]湿衣

 

  *一个依旧不知所谓的短篇。有个前篇叫《细雨》,看不看都没关系。

  *虽然名字很有肉感……但这对我肉不起来(。)

  *就……用本命cp的文祝我自己生日快乐啦!

  

  

  王遗风又买了一柄伞。

  伞面很宽,足够遮下两个人。他原本打算和叶英一起撑着伞,肩并肩地在暮春的杏花雨里慢慢走过长堤,顺便还能看一看缥缈湖光、烟雨楼台,聊着天南海北的奇景见闻,让这样的时光在诗情画意里发酵成醇酿一样的回忆。

  不过王遗风忘了一件事。

  他已经买过一柄伞了。

  叶英在原地等他,撑着王遗风最初买的那把伞。伞是新制的,做工并不精细,伞骨的紫竹在细雨里浸出了清淡的竹香。

  ...

[剑三][王遗风x叶英]细雨

 

  *一个短篇。

  *不要在意时间线和细节。

  

  王遗风买了一把伞。

  紫竹为骨,油纸做面,三尺见方,不大不小,恰恰只够遮住一个人。

  他抬头看一眼天色,乌云堆卷,低低地压过来,大约很快就会有一场暮春的骤雨落地。

  

  “公子,您再看看这一柄?”卖伞的少年极力继续向他兜售,他衣着破烂,面黄肌瘦,看起来似乎急于再做成一笔生意,“这柄做工精致,伞面绘的墨竹更衬公子的文雅气质呢。”

  王遗风拎着伞,挑眉一笑:“文雅?”

  少年挠挠头,觉得对方兴许对这个不感兴趣,于是换了个推销的方式:“真的,也不贵,只多十五文。这柄伞实惠好用,伞面也宽敞,足够遮下两个人。”...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嗜睡。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
漫画脚本约稿请私信。

微博:http://weibo.com/sucangyun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