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剑三】【王遗风x叶英】闲花(四)-完

*踩着七夕的点来更新,大家虐狗节快乐w

*前文链接:(一)(二)(三)

  (四)

  

  王遗风是特意来蹭年夜饭的。

  反正过节期间浩气盟已经偃旗息鼓,两边都掐不起来,谷中诸事有陶寒亭打理,一谷之主就这样自然而然地溜号了。

  “我以前也曾在江南过年,是和我师父一起。”王遗风说,“没你们家这么热闹,但他带我去逛了庙会,看看舞龙舞狮什么的,还送了我一份比较别致的压岁钱。”

  “别致的压岁钱?”

  “一支笛子。”

  叶英微微沉默了一下,委婉地夸赞:“令师这也算是因材施教吧。”

  王遗风咳了一声,转移话题:“说起来,我在你们家……也算是长辈了,是不是得发点压岁红...

【剑三】【叶英单人粮食向】传剑

  *一个庄主单人粮食向的文,想写这样的故事很久了。他已经老去,他永不老去。

  *祝 @若若秋 生日快乐。

  

  ——与卿俱是江南客,来不相知去不留。

  

  叶炜给叶寻和叶雪一人削了一把木剑。

  “拿去吧。”他说,“这就是你们人生的第一柄剑了。”

  叶寻特别开心,抢着接过剑:“我是哥哥!我要先拿!”

  “你是哥哥,所以你得谦让一下弟弟我!”叶雪伶牙俐齿地反驳,“二伯父昨天才给我们讲了孔融让梨的故事呢。”

  “但这个是我身为哥哥的责任,不能谦让的呀。”叶寻也认真反驳,“我是哥哥,所以我要第一个拿起剑,才能保护弟弟!”

  叶雪若有所思:“...

【剑三】【王遗风x叶英】闲花(三)

  *继续努力复健,捡一下久远以前的旧坑。我爱他们一辈子。

  *前文链接:(一)(二)


  (三)

  

  藏剑五庄主叶凡与恶人谷主王遗风的师徒关系,江湖中知晓的人并不多,山庄弟子就更少了。

  叶凡倒是不觉得这件事有什么可避讳的,还曾笑言道若江湖中当真人人尽知这层关系,自己以后行走江湖大概会安全很多。一个名号“雪魔”的师父加一个绰号“小疯子”的师弟,单凭赫赫声名就能吓退不少人了。

  叶英对此事亦看得不重。

  当初叶凡遍寻师尊踪迹时,他曾淡淡提过一句,仿佛是恶人谷中那位故人。叶凡惊讶之余,犹自忐忑自己是否会因为这层关系而给山庄招来祸端。

  “不必担心。”那时叶英...

【剑三】【毒唐】惊鸿

  *很久很久以前的文了……偶然清理旧手机发现的文档文件OTL

       *是个从惊鸿一瞥开始和结束的故事。


昼听笙歌夜醉眠,不负春来二十年。

又见彩蝶双飞翼,惊鸿吹下江湖去。


      (一)


  明月在天。

  银光如霜,摇曳满地。


  这样月色朗然的夜晚实在不太适合做些见不得光的事情。譬如行窃。

  对此,唐昼是深有体会。


  聚贤山庄守卫森严,也不知是从哪里聚集来如此众多的高手。即便唐昼自诩天下第一神偷、轻...

[剑三][王遗风x叶英]闲花(二)

龟速更新中,前文链接在此


  (二)


  千万里山水迢迢之外的恶人谷,也在筹备着过年的事宜。

  整个烈风集里难得地不再煞气腾腾、满目荒凉,被灯笼红结、窗纸对联装饰得透着几分热闹团圆的喜气。

  王遗风向来是不怎么管这些琐碎事务的,以往都是陶寒亭在打理,里里外外忙得团团转。然而今次王遗风忽然心血来潮,觉得徒弟既然长大了也该历练历练,遂把莫雨塞到雪魔堂,对陶寒亭道,今年谷里的大小事务,皆可交付给莫雨去办了。

  正包袱款款预备远行的莫雨,忽然感受到了一股不祥之兆……


  莫雨是没准备要留在恶人谷过年的,他已经和人约好要回去稻香村看一看,留在那里过个年……纵然时隔多年人事两...

[剑三][王遗风x叶英]闲花(一)

  闲花


  *是“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系列的第四篇,相对独立,不看前文也没有关系。


  ——云中雁回岂是故人托。


  (一)


  今年冬天,江南之地下了一场大雪。

  雪最大的时候曾在地上积了寸许深,几乎能淹没脚背,藏剑山庄的屋檐上全是融融一片白,叶琦菲跑到廊下团了个雪球,举起来朝着叶凡示意:“五叔!是雪哦!”

  叶凡回过头来,伸手稳稳接过迎面而来的雪团,微一扬眉,朝她飞了个大大的白眼:“这么大了,还是淘气。”

  叶凡和唐小婉结缘的经过,整个藏剑山庄就没有不知道的。叶琦菲小时候听叶炜讲到这件事,还特...

[剑三][谢云流x李忘生]几时共客长安·09

*前文可以搜索自带TAG#几时共客长安#来get


  (九)家书至

  

  李重茂是太子第四子,尚未成年,未曾开府,只在宫外有几所别院。他昨夜装病闯过宵禁,虽然事出有因,也在回宫中医治后,又被罚了禁足半月,师兄弟二人自然见不到他。

  听闻此讯,李忘生神色微微一松。

  谢云流似有所觉,斜觑他一眼:“你好像不怎么喜欢跟这人打交道?”

  “也不是……”李忘生迟疑片刻,道,“只是觉得,此人不宜深交?”

  “怎么说?”

  “昨夜我与他一会,发觉此人玩心甚炽,极为关注江湖之事。这并不坏,但他似乎又隐隐有些贪恋富贵权势的意思。”李忘生叹一口气,年纪轻轻,竟然显出几分沉稳之态,...

[剑三][谢云流x李忘生]几时共客长安·08

*前文链接请搜索TAG#几时共客长安#来get


  (八)纯阳宫

  

  杏花林下,酒过三巡。李隆基饮兴未艾,正要拉着吕洞宾继续深谈,忽然一缕夜风侵袭而来,隐隐有入骨寒凉。

  吕洞宾眉梢一动。

  他放下酒杯,附耳和临淄王低语了几句,李隆基脸色骤变,连忙问:“以仙长之见,该如何应对?”

  吕洞宾神色淡然,拂袖起身:“先发制人。”

  

  他二人是晚宴的主角,一举一动备受瞩目,见临淄王神情不对,众人都连忙停了宴饮,屏声静气,李隆基见状,安抚地笑了笑,举杯示意:“吕仙长有私事离席,诸君不必拘束,请便。”

  吕洞宾略向四座一拱手,点足而起,没入茫然夜色里。

  方才...

[剑三][王遗风x叶英]看不见

 
     *还是一个没什么意义的短篇。

  *虽然腊八节已经过了但这篇就是个腊八梗。

  

  叶英觉得有点饿。

  桌案上倒是摆着整整齐齐的菜肴,色香味俱佳,是罗浮仙烹制的,样样都符合他的口味。

  此来天山小西天,他原本并不愿惊动任何人,但启程之前叶晖说大哥你一向甚少出门,恐怕不习惯外面的饮食,带上罗浮仙也方便照料起居。叶英心内一想,便答应了下来。

  小西天里一个王遗风,一个叶凡,都不像是会做饭的人。

  

  事实证明,这个决定分外英明。

  小西天里风光无限好,日常杂物却是什么都缺。幸好罗浮仙细心,在行李里备用带许多常用之物,否则叶英...

[剑三][谢云流x李忘生]几时共客长安·07

*前文链接请搜索TAG#几时共客长安#来getXD


  (七)更漏长

  

  谢云流拄着剑,努力将自己的喘息声压到最低。

  小腿处的剑伤仍在淌血,淡淡的血腥气扩散开来,极易暴露行迹。他在怀中摸索一阵,找到了随身带着的金创药,低头卷起裤腿,撕了一截内衫下来包扎止血。

  敌手太强……他竟然全然落在了下风。

  幸好方才让李忘生先走,否则恐怕护他不住。想来,现在他也该找到吕洞宾了。

  谢云流暗暗咬牙,他未曾料到潜入李隆基府邸的人会有这样强的功力。那人在被自己拦阻之时上手全是杀招,剑剑狠厉,全然不像一个探子,倒像是特意来取命的杀手。

  他过手数招便知不敌,且战且走,欲要将...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
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经常消失。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真的杂食。
lofter不社交,约稿请私信。

微博:@苏迟不许睡过头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