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琅琊榜][靖苏靖无差]生命线(四)

*《大梁异闻录》的系列篇之一

*前文链接:(一)(二)(三)


  21

  捞珍珠是个细致活,需要十足的耐心。

  萧景琰从前的水性并不太好,只能算是淹不死而已。不过来到东海之后,风里来浪里去,倒是把水性给练得纯熟无比。

  如今只身下潜,在一片蔚蓝水光里寻摸着水贝,听耳畔海浪拍岸,声声不绝,忽然觉得心里十分平和宁静。大海辽阔,万里无边,似乎能使人的心境也跟着变得格外开阔起来。

  有机会,真应该带小殊来看看这里的风光,他想。

  玉牌在此刻亮起。

  “靖王殿下憋气的时间有点过于长了。”梅长苏忽然对他说,“当心不要下到深水,以免伤了心肺。”

  萧景琰拿着玉牌下意识地想回话,结果忘记自己还在水下,只咕噜咕噜吐出来一连串的气泡。

  纵然靖王殿下是个饮水如牛的体质也撑不住……他连忙往水面上浮。

  梅长苏笑了起来:“看,这就呛水了吧。”

  “多谢苏兄关怀。”萧景琰喘一口气,轻轻地踩着水,“苏兄怎么知道我在做什么?”

  “殿下又忘了。”梅长苏答道,“我的玉牌上,也会显现你在做的事啊。”

  [萧景琰正在憋气]和[萧景琰正在吐泡泡]。

  

  22

  大概是觉得方才的呛水有失体面,萧景琰尴尬地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转开话头:“苏兄有闲暇关注我,是已经找到落脚之处了吗?”

  “没错。殿下选的方向,果然格外幸运。”

  “我在山林间找到了一栋小木屋。”

  “看起来,像是附近的猎户进山狩猎时,暂且落脚的地方。”

  “里面有个灶台和些许柴禾,还有一张床!”

  ——“那很好啊,苏兄不用继续露宿野外了。”

  “让我找找看……好像没有食物。不过好运气应该省着点用,以免不小心消耗光了。我先把火升起来,暖和一会儿再去继续找找吃的。”

  “靖王殿下,你的进展如何?找到鸽子蛋了吗?”

  “还没有。”靖王缓声一叹,“珍珠倒是找到一些,不过个头都不大。小殊是见惯了的,不会感兴趣。”

  “他要鸽蛋大小的你就找吗?真是耿直啊殿下。”

  ——“言出必行,难道不是朋友相处间最根本的准则吗?”

  “那要是他要鹅蛋那么大的呢?”

  ——“小殊不会提这样强人所难的要求。”

  “设想一下而已,我只是有点好奇。”

  ——“若真是如此,那便尽我所能吧。”

  ——[萧景琰继续潜水]。

  

  23

  “靖王殿下,您真是……各种意义上的让我景仰。”

  ——[萧景琰怎么又在吐泡泡]

  ——“苏兄过奖。”

  ——“唉,又是一个空贝。”

  “这次需要我分一点运气给你,替你选个方向吗?看起来我这边的形势更加顺利。”

  “海水泡太久会容易脱皮,殿下最好不要待得太久。”

  ——“也好,苏兄替我选一个方向吧。”

  “东南方。”

  “原因的话,我也想去看看海。”

  “而且还有各种海味可以吃……啊算了,不能想。”

  ——“我已经看到了。”

  [梅长苏悄悄咽了咽口水]

  “……好吧,身为一个饥肠辘辘的人,这一点也不奇怪。”

  “祝您好运,殿下。”

  

  24

  “看来我的运气的确不错。”

  “殿下,我再度十分幸运地在屋子的角落里,找到一条破旧的布口袋。”

  “里面居然还有一小撮玉米渣。”

  “虽然真的特别少,大约还不够半把,不过我已经很知足。”

  “有了这个,就可以去雪地里支个笼子捕鸟啦。”

  “下雪天鸟雀觅食不易,一定会有许多上钩。相信过不了多久,我就可以喝上热乎乎的雀肉汤了。”

  ——“苏兄懂得真多。”

  ——“我幼时也曾去设陷阱捕过鸟,可惜技艺生疏,倒是把同伴差点就要到手的野雀惊走了。”

  “同伴?是小殊吧。”

  ——“正是。”

  “看来殿下您的朋友确然很少。从始至终,在下一直只从你口中听闻此人啊。”

  ——“朋友贵诚不贵多。得一知心者,胜过千百名泛泛之交。”

  “道理都在殿下您那边了。”

  “我去布置陷阱。”

  [梅长苏正在设套]

  

  25

  萧景琰必须承认,梅长苏的确是个得上天眷顾的人,运气好得令人惊讶。

  他只是按照对方的选择,往东南方探寻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陆续撬开了五六个可能出产珍珠的贝壳,最后幸运地在一个巨大的海贝里挖到一枚。

  鸽蛋大小,光华莹润,耀眼生辉。

  萧景琰开心地拿出玉牌,准备告知梅长苏这个喜讯——然后又是一怔。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开始下意识地,想要第一时间和对方分享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所有事情了?

  “殿下?”

  萧景琰心生不安的同时,玉牌上却有对方的消息先一步传来。

  “是遇到了什么困难之事难以解决吗?”

  “玉牌告诉我,殿下正在陷入苦恼。”

  ——“无事,苏兄不必担心。”

  ——“对了,我方才已经捞到了鸽蛋大的珍珠。多谢苏兄的好运气。”

  “那我就不客气地收下这声谢了。”

  “日渐中天,靖王殿下不回去用午膳吗?”

  ——“正要回程。苏兄的午膳可有着落?”

  “我已经捕获麻雀两只,勉强也能果腹。”

  “不过玉米渣还剩余一点,就让我再等会儿看看吧。”

  [梅长苏正在蹲守]

  

  26

  “看来坚持是有回报的!”

  “殿下猜猜看我套住了什么?”

  ——“总不会是一只烤鸡。”

  正纵马回返驻地的萧景琰已经抛开了方才泛起的那点情绪波动,正因完成了小殊的嘱托而心情愉悦,自然也不吝于和梅长苏小小地开个玩笑。

  “殿下料事如神啊!”

  然后梅长苏告诉他:“我捉住了一只饿得发昏的锦鸡!”

  “我都能闻到有味斋新鲜出炉的茶叶鸡那股诱人香味了!”

  “可惜我是真的不擅长厨艺……大约也只能勉勉强强做个叫花鸡给自己吃。”

  萧景琰失笑:“苏兄确定?叫花鸡的泥壳是有讲究的,可不能随随便便用烂泥一裹,苏兄会分辨吗?到时烧臭了鸡肉,就等着哭吧。”

  “听起来靖王殿下厨艺颇精?”

  ——“母妃爱好此道,耳濡目染,我亦有所了解。”

  “甚好甚好,靖王殿下向来心地善良刚直,想来是不忍见我挨饿的,更不会介意教一教我该怎样料理这只锦鸡了?”

  “对了,我还在灶间找到一小包粗盐可用呢。”

  萧景琰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方才,当真不该自夸,理应更矜持含蓄才是啊。

  

  27

  教导梅长苏应该怎样做午膳,绝对是一场空前的灾难。并且耗去了靖王殿下一整个午间的光景。

  对面这才总算心满意足地放过了他。

  看着玉牌上那行[梅长苏正在进食],萧景琰当真说不上是该长出一口气如释重负,还是满满的成就感更多些。

  他一面默默扒拉自己早已冷却的饭食,一面在心里盘算,下午要先去给小殊写一封信,告诉他想要的珍珠已经找到,回去见面之后就能给他……不,不对,要让他先心甘情愿地喊一声“景琰哥哥”才能给。

  自从被取了水牛这个绰号,小殊就不肯像小时候那样规规矩矩地喊哥哥了。

  “苏兄,”他忍不住向着玉牌说话,“我现在很高兴,你呢?”

  “我……?算是吧。”

  “其实前些天的经历……让我一度以为自己此生都将在黑暗里沉沦了。”

  “然而那时候,上苍将殿下送到了我身边。”

  “让我忽然觉得,无论境况如何糟糕,总是不应该放弃向往光明的,对吗?”

  ——“苏兄心性坚韧,令人敬佩。”

  “殿下,你看,我暂居的小屋之外,居然有一株梅花已经开了。”

  “遥映冰雪,冷香彻骨。”

  “殿下若有闲暇,陪我赏梅如何?”

  “其实不需要打扰殿下太多时间,只是在我需要说话的时候,能觉得自己不是孑然一身、被天地遗忘就好。”

  ——“苏兄有邀,敢不相从?”

  

  28

  萧景琰将玉牌置于书案上,在和梅长苏说话的同时,已然铺开纸笔,饱蘸墨水,写起一封长长的信来。

  信里写了许多事,从身边的日常琐碎,到兵营里的大小事务,再到自己打捞到的珍珠,以及太奶奶送的那块神奇玉牌,还有玉牌对面,那个叫做梅长苏的人。

  林林总总,纷杂琐碎。

  只要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他总想要巨细无遗地和林殊分说。

  写到最末,他换了一支细毫,绘上了梅长苏还在缓声讲述的傲雪寒梅。

  他在信末写,北地梅花已开,又是一年将近尾声。不知明年春来,是否能再相聚。

  思君日甚,珍重,珍重。

  

  这封信随驿马传往遥远的北境。

  然而萧景琰自此之后,再未收到来自林殊的片语回音。

  

  ——TBC——

  

  *其实,如果是QQ的话……

  林殊:借我点钱。

  萧景琰:好的小殊!

  梅长苏:喂等等啊景琰?!那个是盗号的_(:з」∠)_

  [萧景琰正在破财]

  

  


评论(16)
热度(224)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嗜睡。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
漫画脚本约稿请私信。

微博:http://weibo.com/sucangyun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